Author Topic: 作家笔下的数学与数学家  (Read 5305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29
作家笔下的数学与数学家
« on: 六月 14, 2007, 11:00:19 am »
这是九七年我为国风灵机一动专栏写的一篇文章,除去题目部分,本身也有一定的可读性,
现在又加了一些内容,把它贴在这里,也算是把我的文章汇总。

--万精油--

-----------------------
 作家笔下的数学与数学家

--万精油--

不久前看了新拍的大型故事片[TITANIC],感想很多。尤其是对里面的一些技术
细节,本来想就此写一篇放到这里。写了一半,又看了另一部电影[GOOD  WILL
HUNTING](以下简称GWH),与数学很有关系,于是就把TITANIC放下,
写写GWH。

GWH讲的是一个具有超级数学天才的MIT清洁工的离奇故事。清洁工小伙子没有受过
什么高等教育,却可以在扫地之余,在黑板上随便画画就解决了第一流数学家几年都解决
不了的问题。或者是在餐纸上胡乱图两笔就得出了女朋友(哈佛大学学生)有机化学考试
题的答案。故事编得很稀奇,很讨观众的喜爱,票房结果还不错。但影片对数学的描述,
以及对一个获过FIELDS奖的数学家的处理让我很不舒服。

FIELDS奖相当于数学界的诺贝尔奖。据说诺贝尔的女朋友被一个大数学家拐走了,他
恨透了那个数学家。牵连下来,祸及无辜,在他设奖的时候就没有设数学奖。FIELDS
奖弥补了这个空缺。但因FIELDS奖每四年才颁发一次,而且只颁发给研究结果出在四
十岁以下的年轻数学家,相对于每年都有的诺贝尔奖来说,难度要大许多。得FIELDS
奖的人都是当今数学界的领袖人物。走到哪里都被当作神来看待。而GWH里这清洁工把一
个得了FIELDS奖的MIT教授当垃圾一样,挥来呼去,当小孩一样来教训。甚至有一
个镜头是这个FIELDS奖得主跪在地上去抢救一张被清洁工有意烧掉的写有数学证明的
纸条。这也太过分了点,弄得这些搞数学的一点尊严都没有了。

GWH用爱因斯坦,纳玛努贾(RAMANUJAN)来比喻这个清洁工。意思是说他与
他们是一个数量级的,而且都有相同的背景。也就是说都是从默默无闻一下跳到科学前沿。
但我们知道,从瑞士专利局出来的爱因斯坦,并没有对波尔,海森堡这些人不尊重。从印
度来到英国的纳玛努贾对发现他的大数学家哈代(HARDY)也是相敬有加。并没有象
GWH里的清洁工一样把一个第一流数学家当垃圾。

顺便扯点题外话。爱因斯坦大家都知道,但知道纳玛努贾的人也许不多。纳玛努贾是数学
史上的奇才。他的数学可以说都是自学的。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却对现代数学有惊人的洞
察力。他解决了一系列超难度的数论问题,而且为后人开创了许多新的方向。我的印度朋
友告诉我,纳玛努贾在印度是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最近读一篇关于老拉的传记,才知道
他不是一般的呆。因为专注数学,他对其它课完全不重视,竟然到了多门不及格而毕不了
业的地步。因为他是天才,别人又给他一次机会,他竟然还是毕不了业。没有学位,找不
到工作,后来混到饭都吃不饱的地步。他给许多人写信,其中一封写给当时的大数论家哈
代,里面列了一大堆等式,方程,都是他发现的“定理”。但信中没有证明。哈代回信让他
补上证明。老拉回信说:“我如果在信里写下我的思路你肯定看不懂。我想要告诉你,请用
你的传统证明方法验证我给你的这些公式。如果这些公式是对的,这说明我的方法是有根
据的。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象你这样的知名学者承认我是有价值的。我现在几乎饿得半死。
有了你的承认,我就可以在这里搞到一些钱。。。”。可见他还不是完全呆,知道给自己找
路。

纳玛努贾对数字有特别的敏感。据说在他生病住院的时候,哈代去看他。进们就说,我今
天来时坐的车,车牌号是1729。这真是一个最乏味的数,找不到一个有趣的性质。谁
知纳玛努贾却说,你完全说错了,我的朋友。1729这个数真是太有意思了。它是第一
个可以用两种不同方式写成两个数的立方和的数。(12^3 + 1^3 和 9^3 + 10^3)。

GWH的问题不光表现在清洁工的行为方面。从技术上,也就是从数学上来说,这样的数
学天才也是不可能存在的。电影里说,清洁工看见数学,化学问题就象莫扎特看见钢琴上
的键盘,感觉自然就来了。这真是乱弹琴:)。需知道,音乐可以凭感觉,而以逻辑思维
为依据的数学是不可以单凭感觉的。现代数学发展到今天,各种概念与理论都包含很深的
思想,已经不可能仅凭一点感觉就走到第一线。也许有人会说,难到不可以突然冒出一个
天才,摒弃一切现有概念,凭感觉创造出一套他自已的体系来解决现有问题吗?我说不可
能。不管是什么体系,要解决现有问题,至少要看懂是什么问题。现代数学上的绝大多数
前沿问题,单单是看懂题目就需要许多专业训练,而不可能凭感觉得到。比如现在数学界
的第一大问题:黎曼猜想。要把这个猜想讲清楚,就需要很多‘感觉’不到的知识。当然,对
好莱坞的东西也不能要求太高。他们关心的只是是否卖坐。我只是觉得他们这样平庸化数
学比较容易让公众对数学的认识更加扭曲。

电影或者小说要写数学家,那是很好的事,但他们常常为了讨好观众而人为地夸大或扭曲
一些事实。一般公众心目中的数学家形象都有一些扭曲。因为徐迟写的陈景润,这种扭曲
在中国尤甚。大家认为数学家都是不食人间烟火,行为怪僻的人。似乎大学数学系的人都
要修一门[怪僻课]。如果有谁表现正常,就会有人感到惊讶。常常有这种情况,新认识
的朋友对我的最大恭维居然是:“你看起来简直不象学数学的”。听到这种恭维真是让人哭
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