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我的数学竞赛情结  (Read 5047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30
我的数学竞赛情结
« on: 六月 13, 2007, 02:35:13 pm »
这是九七年我为国风灵机一动专栏写的一篇文章,除去题目部分,本身也有一定的可读性,
现在把它重贴在这里,也算是把我的文章汇总。

--万精油--

------------------------
我的数学竞赛情结
--万精油--

最近一期美国数学会的NOTICE上有一条小新闻,说是美国高中生与俄国高中生在去
年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得了个并列第四。并列第四当然不错,但没拿到第一就与美
国公众中的老子天下第一的形象不合,所以这条新闻也没在大报中出现。三年前美国高中
生一不小心得了个第一名,便上了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头版。去年的第一名当然是中
国,不知有没有上人民日报头版,也许没有,因为中国的新闻界大约已经习惯了我们的高
中生在这种竞赛中拿一,二名。连我们这些看新闻的人都已经很习惯了,没拿第一才是新
闻。现如今好多年没关心,NOTICE上的这篇小新闻又勾起了我头脑中沉睡已久的数
学竞赛情结。

数学竞赛有很多级别。中学的,大学的,市里的,省里的,甚至全国的。最高级的当然就
是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没有能参加过任何一个级别的数
学竞赛。连小学的数学竞赛都没有参加过。文化大革命以前到是年年有数学竞赛,可惜那
时候我年龄太小,没能赶上。文化大革命以后又恢复了数学竞赛,我却已经高中毕业,没
有资格参加了。读大学时到也赶上过数学竞赛,但却有规定数学系的人不能参加。总之我
是每个阶段都错半步。别人说生不逢时,总是以历史大事为背景,我却常常拿数学竞赛当
坐标。

正规的竞赛没有参加过,但题目却没有少做。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就把文革前的题目找来做。
文革后更是每期都不放过。每次别人刚竞赛完就赶紧去把题目找来做。偶尔拿到最新的国
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题,那就一定是不做出来不睡觉的。这么大的热情,似乎是想说明什
么问题。其实,如果真给我机会让我去参加一次竞赛,说不定就名落孙山,被一棍子打死,
这热情自然就没有了。但这一棍子始终没有打下来。这种盼打心理到读研究生时还很旺盛。
直到有一次在科学院数学所与人打桥牌,同桌的其余三人分别来自北大,科大和复旦。当
时刚好赶上数学竞赛结束,大家自然就聊起数学竞赛来。这一聊才发现它们三人都有全国
数学竞赛前三名的头衔。而我却只能在那里做题目过干瘾,连孙山都没有见过。这盼望多
年的棍子没想到从牌桌上打下来。心里很不是滋味。搞得好好的一副小满贯也被我打宕了。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做过数学竞赛题。

到了美国以后,又接触到数学竞赛。而且PUTNAM数学竞赛允许数学系的人参加了,
可惜只限于本科生。其实即使可以参加,我也不好意思去。因为有不少同系的教授给PU
TNAM出题。大家平时一起午餐时常常拿那些参赛人的笑话下饭。开始时还把题目找来
看看,后来连题目也不看了。

NOTICE的文章中还顺便给了一个去年的题目做例子,既然做起来,一道题当然不过
瘾,于是去把全套题目找来做了一便。顺便看了一些相关资料。每年的竞赛有六个题目,
每题七分。分两天进行。每天三道题,要求在四个半小时做完。这些资料很详细,其中有
个表格把所有参赛人的姓名,国籍,每道题得多少分都写得清清楚楚。这一看才知道,这
次竞赛一共有六个人得了满分(42分),中国人没有一个得满分的,但都在三十八分左
右,所以总体成绩第一。每个国家六人,中国队总分是232。这份表中最让我吃惊的是
竟然有十几个人得零分,有四十多人得一分以下。要知道,每次的题目都有一两道题是送
分题。这些各个国家选出来的尖子们竟然连送分题也不会做,有不少还来自教育很发达的
国家,简直有点让人不可思议。我们本期的题目就是去年竞赛的一道送分题(至少A,B
部分算送分),程度应该在大家的能力以内。大家做一做,也算过一过国际奥林匹克数学
竞赛的干瘾。
« Last Edit: 六月 14, 2007, 10:52:44 am by 万精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