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随感: 我看春节晚会——2004年春节晚会观后有感  (Read 5721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31
        我看春节晚会——2004年春节晚会观后有感

                ·万精油·

“爆竹一声除旧岁”,这爆竹现如今是不多听得见了,但这旧岁还是要除的。每年三十打电
话回家,家里都说正在看春节晚会,可见这春节晚会几乎成了现在除旧岁的主要节目。看
过春节晚会,自然就有人说三道四。有说好的,也有说坏的。从我能接触到的来看,以说
坏的居多。网上也一样,说坏的比说好的多。有人大叫失望,甚至还有人惊呼上当。于是
就有人说了:叫失望可以,但年复一年地说上当却没有道理。没有人逼你看这个节目,自
愿看的就不能说上当。甚至引出西谚:"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
来说明其正确。我觉得这问题不是这么简单。在自愿与强迫之间还有一种叫“不由自主”,
且听我慢慢道来。

公平地说起来,二十年前春节晚会刚出来的时候,办得还是很不错的。那时候一切都是新
的,每一个节目都有它的独特风味。李谷一的“迎宾曲”一下就把大家带到节日的气氛中。
马季的相声再把大家逗得喜笑颜开。还有许多大受欢迎的小品,看晚会真是一种享受。看
到最后的“难忘今宵”就真的被它感染起来。开始几年每次听这首歌我都有一种要跟着唱的
冲动。几年下来,春节晚会就在年三十站住了脚,成了或许是全世界收视率最高的节目。
几亿几亿的中国人,每到了年三十就早早地吃了饭等八点钟节目开始。如此又是几年过去,
这年三十看春节晚会成了中国的春节“民俗”。春节晚会的导演们于是就坐在那里吃起老本
来。类似的节目每年出,固定的演员也总不换(甚至有个相声演员说他没有间断地参加了
十三届)。节目就这样停滞不前,或者说一年年的烂下去。可这看春节晚会一旦成了民俗,
大家就盲目地遵守,再烂的节目也守在那里看(据说是没有最烂的节目,只有更烂的节目)
,没有什么道理好讲。这就是我前面说到的“不由自主”。

这看春节晚会的习俗也跟到了国外。而且,据我个人的经验,程度更甚。国内的人成天都
有中文节目可看,春节晚会的吸引力或许就不是那么大了。国外的人不一样。一年三百六
十五天,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跟外国文化打交道。春节晚会这种应该是集现今中国文化大
成的节目当然不愿意错过。国内春节晚会的时间这边正要上班,于是录下来晚上看。家里
收不到的,从别人家借来看(借我们家春节晚会带子的队总是很长的)。甚至于春节以后
各种大型晚会都总有一个节目是放春节晚会录象。可见春节晚会在海外华人中是很有份量
的。看到好节目大家就兴奋,并且相互推荐。记得有一年春节晚会请出了当年演李向阳,
汤司令,吴琼花等人物的老演员上台。这些都是伴着我们从幼儿园,小学长大的人物。如
今虽然年纪都老了,但他们往台上一站就自然钩起我们这辈人的无尽回忆。看了节目以后
很激动,给朋友去了一封EMAIL,讲述自己的感受。朋友模仿汤司令的口吻说:“一个
李向阳就把你激动成这个样子?”,我说确实如此。并也模仿汤司令的口吻说这个节目出得
真是“高,高家庄的高,实在是高”。可惜每年这种高招不多,大部分都是让人失望的节目。
看了好节目高兴,看到坏节目当然就要报怨。常常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有人要开车一小时
去看节目,还有人把录好的带子邮寄给朋友,功夫不可谓不大),怀着很高的期望,却看
到一大堆让人失望的东西,有人要叫冤是很自然的。

每年都有人抱怨,说得重一点可以说是怨声载道,导演们也很清楚。为什么就没有改进呢?
依我看,这问题的关键就是条条框框太多,搞得没有改动的空间。

首先,每个节目都要政治上正确(这不等同于美国这里的PC)。更要命的是中国的政治
风向随时都在变,为了搞得四平八稳,永远正确,需要照顾的面就要扩大很多,能过关的
节目也就少了许多。另外,每个节目都要有教育意义。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导演不惜脱离
生活,扭曲事实。于是就产生了今年节目中的随便在大街上抓一个人来当新郎,或找个陌
生人当老郎(爹),或者为了帮助不认识的人找女朋友不惜自己犯法当小偷等等与真实生
活脱节的莫明其妙的节目。

从整体上来说,要照顾的面就更多了。既要有老人的节目,又要有小孩子的节目;要有京
剧还要有地方戏;要涉及五十六个民族,还要照顾港澳同胞;工农兵学商个个不能丢,吹
拉弹说唱样样不能漏。这条条框框一大堆,比节目数还多。于是只好一个节目照顾好几样。
唱了工人老王,就得说说宇航员老杨。吹了护士,就得弹弹农民。为了多面照顾有时就不
得不生拉硬扯,搞得不伦不类。从数学的角度上来说,一个系统的约束条件多于自由度时,
这个系统一般就无解。于是就得用最小二乘法去回归。离回归线太远的节目就被砍掉了。
这样我们就得到一出接近于回归线的几乎平直的节目,趣味性当然就无从说起。

有人会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去试试。我没有导演才能,当然不能去试,但提点意见
还是可以的。我觉得首先要砍掉这许许许多多的条条框框和完全没有意义的东西。比如:

·某某某发来祝贺电报的事就不用向大家汇报了。我相信99.99%以上的人对此都没有
兴趣。如果是收了钱要打广告,就明目张胆的打。象这样遮遮掩掩反到让人反感。

·伴舞也可以减少许多。这次的节目,几乎从头到尾都是一大堆人在上面乱跳,头都给它跳
晕了。以前印象中的藏族姑娘都是穿着长袖献哈达的,现如今也都光着膀子在台上跳开了。

·主持人是一套节目的核心。现在这种四个主持人同进同出的手法既浪费,又没有什么吸引
力。其实,可以找一个相声演员来当主持。每个节目都抖一个包袱,保证效果不错。

·如果要请外国人来表演,就要请最好的。只要钱出够了,不愁请不到好的。为了全国人民
高兴,花点钱也值。比如,每年LAS VEGAS的魔术比赛就有很多厉害人物,一年请
一个总比花钱请个小丑好。

·俗话说:“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要想春节晚会永保活力,每年都要有很多新生力量加入。
象现在这样张王倪赵年年出现(据说可以成春节晚会公司注册人物)的现象,没有了新意
就缺少了吸引力。我觉得老演员重复率不能超过20%,否则安全是安全了,但缺少了活力。

·有教育意义的问题不要克意去追求。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意思是说不同的人有
不同的特点,总能找到比自己强的东西。事情也是如此,只要是接近生活,许多东西都有
它的教育意义。大家自然能从中吸取经验,受到教育。不同的人或许受到不同的教育,这
没有关系。不脱离真实生活是主要的,克意追求教育意义往往适得其反。

可以提的建议还有很多。但意见提多了,质量就下降了,而且个人成分就多了。比如我个
人就主张把京剧砍掉,但这一定得罪不少人。中央电视台可以搞民意测验。支持率不到1%
的节目就可以放心的砍去。只要放开思想,敢于创新,“总把新桃换旧符”,好节目就一定
风涌出现,我们大家就又有好的春节晚会可看了。


刊登在 2004 华夏快递 kd04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