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记事:生命不息,拼博不止——2002全美老年人羽毛球比赛侧记  (Read 7539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31
There are several more of my articles in HXWZ data base. I have decided to move them all to
here. Many of them were written a while ago, thus, keep that in mind when you read them.

This one was written in 2002.

--万精油--

------------------
      生命不息,拼博不止——2002全美老年人羽毛球比赛侧记

                ·万精油·

长寿院里搬进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马上成了大新闻。大家奔走相告,说是新来一个“小
孩子”,大家又有了可以使唤差遣的人了。这个笑话告诉我们,老与不老是相对的,视环
境而定。全美老年人羽毛球比赛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环境,一些“老运动员”成了“小孩子”。

其实,把 US National Senior Badminton Championship 翻译成全美老年人羽毛球比赛并不是
很准确。因为参赛者有相当一部分并不是通常意义下的老人,而是象我这样的中年人。

在美国许多公共场合,都有对老年人的特殊优待。只要说是SENIOR,就可以得到
减价票,或者优先入场等待遇。SENIOR的年限一般定为60或65岁。然而,对
运动员来讲,这老年的下限就要低得多。比如体操运动员到了二十多岁,通常就被认为
很老了。羽毛球比赛对体力要求很大,象我这样跑过几次马拉松的人,体力已经算很好
了。但如果连续打两三场单打,仍有喘不过气的感觉,一般人就更加辛苦了。韩键当年
29岁拿世界冠军被许多人称为空前绝后,指的就是他的年龄。有鉴于此,羽毛球的老
人线设在35岁。从35岁开始,每5岁一个年龄组,一直到80以上。每个年龄组有
男女单双与混合5项。高年龄的人可以往下报。也就是说一个60岁的人如果信心十足,
可以报40岁组的比赛。所以,有许多人同时报好几个年龄组的项目。

三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四日,来自全美各地约160名选手聚集在华盛顿特区的乔治城大
学体育馆,参加今年的全美老年人羽毛球比赛。其中有刚过三十五岁的青年小伙,也有
七八十岁的耄耋老人(国标中竟然有“耄耋”两字,出乎我的意料)。竞争最激烈的当然
是35岁组,因为这是最年轻的组。35岁组里又以男单为重头戏。由于地理(去年在
西雅图)和时间(许多人今年刚过年限)的原因,今年来了很多高手。去年的第一名今
年连半决赛都没进;赛前所定的第一号种子选手也在第二轮就以很大的悬殊比分被早早
地洮汰了。在这次来的人里面,实力最强的是ANDY CHONG。 ANDY是早
年马来西亚国家羽毛球队运动员,有相当一段时间在美国排名第一。后来来了一些年轻
人才把他挤了下来(现在全美排名第一的是上海来的KEVIN HAN)。 ANDY
打不过新来的年轻人了,但对付上了三十五岁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他攘括了三十五岁
组他能参加的三个项目(男单,男双,混双)的冠军。其它年龄组的情况也是如此,冠
军都被一些前专业运动员拿跑了。比如40岁组与45岁组的男单冠军就是前匈牙利全
国冠军。此外还有从波兰,乌克兰,印尼等国家来的前专业运动员。因此,整个比赛水
平相当高,完全不象老年人运动会。

这种由前外国专业运动员垄断各年龄组的情况一直要到60岁组才有所缓和。到60岁
组美国本土的运动员逐渐开始占上风。从这里也反映出羽毛球的历史。直到60年代,
美国的羽毛球在世界上都处于领先地位。这些60岁组的人大约都是当时的高手。虽然
他们那时用的也许还是木头做的拍子,但基本功在那里,这么多年打下来,虽然上了岁
数,打的仍然是有板有眼的。

由于许多人同时报好几个年龄组的比赛,常常发生措不开的情况。喇叭里叫X到Y号场
参加Z年龄组的双打,而X这时却正在W场参加V年龄组的单打。这时大家就会笑着说,
他如此厉害,同时打两个比赛也没有问题。或者说他的双打搭档很强,可以一个人先抵
挡一阵。整个赛场除了打球时的叫喊,就是此起彼伏的欢笑声,到处充满了活力。

几天的比赛下来,给我感受最深的不是众多前专业运动员的技术,而是那些60岁以上
的“老人”的精神。这些年过花甲,不少都已经有了孙儿孙女,在外面可以享受老人优待
的人,现如今却在这运动场上生龙活虎地满场跑。你看他们长拉短吊,横推斜扣,为每
一个球都全力地拼博,完全不象我们平常看见的那些在公园里踟躇散步的老人,每迈一
步都小心翼翼。这场景不竟让人感叹,难道他们身上的生物钟与别人不一样?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刚从四十岁组单打中被洮汰下来,气喘吁吁地坐到我旁边。与他
聊天时得知,他5,6岁时就跟着他的爸爸妈妈在我现在打球的俱乐部里打球。我问他
他的父母现在是否还打球,他笑着说,那边领奖台上的就是他妈妈。我往领奖台一看,
那里正在颁发七十岁组的冠军奖。后来听说象他们这样一家两代都来打比赛的人还有好
几个。他的话引起我好一阵遐想。等我儿子可以参加SENIOR比赛时,我是不是也
可以到那领奖台上去走一走...。正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安排赛程的喇叭响了:请
下列人员到三号场地参加80岁以上组混双决赛,...。

“80岁以上”,“混双决赛”这些完全不应该在同一个句子里出现的词组竟然就从喇叭里
传了出来。我满怀好奇地来到了三号场地看这四个老人如何打球。从比赛组织人那里得
知这四个人分别是82,84,85,87岁。男的穿着短裤T恤,女的穿着短衣短裙
精神抖擞地出现在赛场上。那个82岁的人大约要被他们称之为“小孩子”了。他们的球
打得很慢,没有人杀球。但横推斜吊等小技术仍然打得象模象样。来看的人很多,大家
并不是来看他们的球技,而是与我一样来敬仰他们的精神。

如果把我的心情比着水面,那么,60岁组的比赛让我产生的感叹好似阳光普照静湖,
洒下一遍暖意;70岁组的比赛让我产生的遐想好似春风吹皱一池清水,引来无尽诗兴;
80岁组的比赛给我的心灵冲击却象狂风卷起巨浪,激起滚滚波涛。这波涛彻底冲走了
我心中原有的老人概念。原来老人还有这种活法。80高龄并不一定要思路不清,步履
唯艰,而是可以象眼前这些人一样生气腾腾地战斗在赛场上。

我的许多朋友现在都是四十出头,几个月不见腰上就多出一圈。问他们为什么不锻炼,
回答总是:“老了!”。与眼前的这些真正的老人比起来,四十出头简直就是幼儿。当他
们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眼前这些人就已经四十出头了。人家现在还在“决赛”,我们有资
格说老吗?一个人老与不老关键在于其心态。如果自已认为很老了,那就无药可救,只
能手拄拐杖,颤颤微微地老下去。反之,如果自已不服老,而且随时以年轻的心态对待
生活,几十年后仍可以象这些老人一样,手握球拍,抖抖擞擞地冲上来。

虽然有走俗手之嫌,我仍然要用一句几乎被人们用烂了的话来结尾:生命在于运动!

----------------
刊登在 2002 华夏快递 kd02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