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记事:记全美第十届围棋大会  (Read 9824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31
记事:记全美第十届围棋大会
« on: 五月 24, 2007, 07:25:28 pm »
This piece was published in HXWZ in 1994. Many of the things described in it may have passed its fashion (such as IGS), but most of the story may still be interesting to some people.

--万精油---

---------------------------------------------------------------------------

  全美第十届围棋大会后记

                
一.开头的话

  “琴棋书画”在中国传统上被认为是有知识的象征。这“棋”自然指的是“围棋”。所以,大多数中国人多少都知道一点围棋。至少对诸如“定式”“布局”“征吃”等名词是不陌生的。但当你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近郊的Marymount大学看见许多高鼻子,蓝眼睛,东一堆西一群地聚在一起,张口“tesuji”(手筋),闭口“sente”(先手),你就会觉得不太自然,禁不住要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从墙上的招贴你可以知道这里正在召开一年一度的全美围棋大会(八月六日至十四日)。今年是第十届。这届大会的会徽设计充分利用了首都的特色,华盛顿纪念塔与国会大厦一高一矮两个棋手,中间的大草坪变成了一个大棋盘,上面稀稀松松地摆着几颗棋子。笔者买了一件印有会徽的T恤衫穿上,引起朋友和同事的很大兴趣。于是也乘机向美国朋友宣扬了一下我们中国的这一大国粹。可惜克林顿不下棋,否则他一定搞一件印有会徽的T恤衫穿上,显示一下他在美国大棋盘上料理国会的手筋。

二.棋手种种

  美国首都大约有它独特的吸引力,今年来的棋手超过往年各届(300人)。这一大群高鼻子,蓝眼睛就是从世界各地飞来的业余围棋高手。当然,围棋毕竟是我们亚洲人的传统项目,中日韩三国的棋手占了参赛人员的一半。

  各种国籍的棋手聚集在一起,以棋会友,盛况空前。虽说棋盘,棋子都一样,但仔细观察,还是会发现不同国籍的棋手在棋盘内外的不同风格。

  中国棋手很随和,赛前赛后大家摆棋总是谈笑风生,老朋友间的寒喧,新朋友间的相互介绍也都是最大音量。

  韩国棋手喜欢聚在一起聊天。下起棋来是非常地严肃,而且每下必赌。笔者亲眼看见一个曾获美东冠军的韩国棋手在几小时间输掉五百美元(每盘一百)。

  日本棋手礼节最多,下棋前总要先点头弯腰合十做一大套准备动作。日本这次来了个以近二十位旅游者组成的业余棋手代表团参加比赛,同时开展日美亲善工作。日本大使馆还邀请所有参赛棋手到大使馆开素喜晚会。这亲善工作是做到家了。可惜这些人几乎不讲英语,简直没法交流。笔者曾与其中一位下了一盘,走错棋时他总要嘛嗒嘛嗒念一通,不知他在说什么。后来听人翻译才知道他是在说‘麻烦了’‘麻烦了’。下完棋他一定要复盘,复盘时未征得我同意就擅自决定以日语为通用语。指着一块棋就叽哩呱啦大肆议论一番,完全不管这边厢聋哑人的窘境。

  欧洲棋手最牛气,声称欧洲段位比美国段高,每个人都自动把自己升一至二段,说是否则就不公平。他们下棋总是很认真,每次下棋总要做笔记。而且热情极高,有些人只有十几级的棋力也照样不远万里地飞来。另有一大长处是人人都会讲英语,相互交流很容易。

  美国棋手是东道主,总要尽地主之谊。尤其是本地棋手,几乎每个人都参加一些组织工作。甚至有好些人完全放弃比赛,全力负责大会议程。下棋也很认真,也做笔记,甚至有好几人随身携带手提式计算机,一边下棋一边往计算机里存档。

  另一有趣现象是有不少一家数口同时来参加比赛。有夫妻同来的,有父子同来的。笔者认识的父子参赛棋手就不下五对。

三.职业棋士

  除了来参赛的业余棋手外,中日韩都派有职业棋士来做指导。参赛的业余棋手不比赛时的一个主要活动就是请这些职业棋士下指导棋。中国棋院派来的是汪剑虹八段和华伟荣七段。日本派来三个职业棋士,其中一个是旅日的美籍棋士Michael Redmond。韩国派来两位。

  这些职业棋士大都不讲英语,大会初期的一些安排也常因此而出问题。安排韩国棋手讲棋却找不到翻译,安排中国棋手下指导棋却没人告诉房间号。不是老师等学生就是学生等老师。两天以后才进入正轨。

  当然,一旦下起棋来,语言就不再是问题了。他们总是下多面打,一对三甚至一对八,仍然是游刃有余,应对自如。棋子就是语言,关键时刻,手起子落,对面业余棋手的棋或是逃跑或是原地做活,别无选择,也不用再作什么口头上的交待。从日本来的那位女职业棋士,同时与三位男棋手下棋,而且均让对方数子,看她一付弱不禁风的样子,三位男棋手在棋盘上却奈何她不得,只有频频擦汗的份。

  其它还有一些原本就在美或因其它原因到美的中国的职业棋士也纷纷从各地赶来捧场。计有:程晓流,杨以伦,何小任。他们几位英语不错,给大会很多帮助,为大会增色不少。

  有一些职业棋士还利用时机,办班开课教学生,规定束修若干,居然门庭若市。

四.节目纷纷

  大会的主要项目是美国围棋公开赛。一共六轮。每天早上九点开始。公开赛的第一名可代表美国参加世界业余围棋赛。如果第一名不是美国公民,则只能领取奖杯与奖金,代表资格则由排名第一的美国公民获得。

  另一个较大的项目是美国应氏杯赛。一共四轮。每天晚上七点半开始。这个比赛规定只有美国公民才可以参加,所以,许多中日韩高手只有看棋的分。由于奖金高达四千美元,竞争还是相当激烈。

  在其它自由活动时间,大会还安排了许多有趣的小比赛:

  快棋赛:双方各有十分钟,超时即负,没有读秒。所以,这种比赛下到后来,只听到吡吡叭叭连续不断的打钟声。

  男女混合赛:双方各由一男一女组成,每人轮流下子。本来就不多的参赛女士,这种时候显得更加珍贵。

  队式联手赛:双方各由三人组成,每人轮流下子。队员之间要配合行棋。在紧要关头,搞不清队友意图时,常用牺牲劫材的办法将责任推到下一位。

  小棋盘赛:此种比赛是在9X9或13X13的棋盘上下。有不少六段棋手报名。大棋盘上的外势概念在小棋盘上已基本失去了意义。大家都走三·3,抢实地。很快就扭在一起,从头杀到尾。

  除了大会举行的比赛外,另有一种只记分不记名次的自由配对的棋可下。任何时候,只要双方同意就可摆上一盘,输赢结果报给大会记分,没有名次,但可影响对弈双方在美国围棋协会的积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计算机围棋比赛。今年只有四个程序参赛。冠军由北卡州立大学陈康所写的程序‘智能围棋’(Go Intelectual)获得。名气很大的‘多面围棋’(Many Faces of Go)获第二名。

五.IGS之新用

  IGS(Internet Go Server)成立以来,吸引了世界各地无以数计的围棋爱好者。尤其是在西方围棋人口很少的情况下,棋友之间联系不是很方便,IGS就更是成了大家经常光顾的地方。坐在家里打开计算机就可以与世界各地的棋手下棋。

  有许多经常光顾IGS的棋手,大家都已经成了老朋友,但却只知对手的IGS账号,不知对手是男是女,高矮胖瘦。所以,在这次大会上,不认识的棋手们相互见面几乎必问的一句话就是:“你在IGS上叫什么?”,当双方报出名字时,则常常发现大家早已是朋友。

  后来大家发觉IGS上的名字事实上比真实姓名还通用。“你刚才和谁下棋?”“我刚才和whyme下棋”;“听说sweat来了,哪一位是?”“那边靠门站着的就是”;“我是DNJIANG”;“刚才过去那位就是HUH00”;“smart的和他的儿子stupid都来了”;“原来lion和liming是同一个人”……,没有听过IGS的棋手完全不明白这些是哪国黑话。

  IGS上的知名人士olli在大会上也成了活跃份子。IGS上的新闻成了大家的热门话题。IGS上的积分成了独立于AGA积分的另一比较标准。

  可以明显地看出,IGS在围棋界已占有了越来越不可取代的地位。

六.鹿死谁手

  公开赛为不同级别的棋手都设有奖。六段有奖,三段有奖,一段也有奖,连十五级的棋手也有希望拿奖。所以,每位棋手,不论棋力如何,都满怀希望地在下每一盘棋。当然,大家最关心,也是竞争最激烈的,是公开组(六段组)的冠军归属问题。

  赛前,夺魁呼声最高的是从北京来的蒋丹宁。此人曾获中国业余十强赛第三名。大会前刚夺得了拉斯维加斯公开赛的冠军(胜了过去台湾的围棋名人陈士)。在IGS上除第一盘不懂规则超时而负以外,连胜二十盘,杀遍几乎所有的5d*。这次来可说是乘胜出击,普遍看好。职业棋士程晓流看完第一轮比赛以后就说:“蒋丹宁明显比其它人高出一节,拿冠军问题不是太大”。

  另外的几位夺魁呼声较高的都是韩国人。首先是Charles Huh,也就是IGS上的HUH00。此人得过两届美国应氏杯冠军。是很有夺标希望的人物。再有就是John Lee,上届冠军。此人也就是IGS上的sweat。IGS上的人大约都记得sweat去年在中韩IGS擂台赛中连斩中方四员大将的事。年纪虽小(刚刚高中毕业),身手却不凡。另一人是Keun Young Lee,以杀力强著称。行事乖张。别的好棋手报名,在棋力栏最多填六段,他却大书棋力八段,因为其AGA积分高于八百分。可见其志在必得。他也确实曾有过在AGA的正规比赛中让两子而胜AGA积分七百以上的棋手的记录。

  六段组共计三十八人,个个都是有实力的人物。尤其是几个IGS上的5d*,(比如:christ,smart,lion……都是有希望夺魁的。所以,比赛从第一场开始就好戏不断。

  上来第一场蒋丹宁就碰上HUH00,似乎本来应该最后才进行的冠亚军赛,提前到第一场。双方都尽全力拼杀,最后还是蒋丹宁棋高一着,顺利过关。第二天蒋丹宁赢得很轻松。于是开始麻痹起来。第三天碰上John Lee (sweat),蒋丹宁开始几招走得过狠,被sweat抓住猛攻,马上陷入被动。最后孤注一掷,两条大龙杀气,蒋丹宁刚好差一气,只好投子认输。三轮下来,全胜的五人都是韩国棋手。后来三轮蒋丹宁虽然全胜但已与冠军无缘。中国棋手都觉得很失望。最后一轮由Keun Young Lee与John Lee(sweat)争夺冠军。所谓生姜还是老的辣,Lee‘八段’终于力克Jonh Lee(sweat),以六战全胜的成绩夺得冠军。顺便提一句,前六名中,除第四名蒋丹宁以外,其余全是韩国棋手。

七.再会明年

  大会的最后一个项目是汪剑虹与Michael Redmond两位职业棋士的快棋表演赛。由另一职业棋士杨以伦现场讲解。Michael Redmond最近刚在东洋证券杯第二轮胜了获过世界冠军的徐奉洙,气势正猛。汪八段开盘不久就处于被动,后来好不容易摆脱被动,但已先对手早早进入读秒。在阵阵读秒钟的催促下又走出软着,被对方扭断追杀,终于一条大龙不活,中盘负。

  快棋赛完了,为期九天的大会也就算结束了。棋手们陆续离去。有的相约明年再会,有的相约IGS上再见,还有的不愿离开,留下来继续下棋,直到次日凌晨三点还有好些人在捉对厮杀。

  明年的会址是西雅图,明年的故事就要请西雅图的朋友们来接着讲了。

□ 本文寄自美国

刊登在 1994 华夏文摘 cm9409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