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记事:游家军夺冠记  (Read 6445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30
记事:游家军夺冠记
« on: 十月 03, 2006, 12:36:42 pm »
I wrote this after the tournament and submitted to HXWZ. It's been 3 week's and I have never heard anything from them. I think it is time for me to put it here.

--万精油--

---------------------------

 游家军夺冠记

--万精油--

 一年一度的波士顿地区华人羽毛球比赛九月三号在麻省理工的体育中心举行。称其
为华人羽毛球比赛是因为组办者是北美华人体协(North America Chinese Sports
Association),但实际上并不要求参赛者都是华人。事实上有好些美国人,印度
人,欧洲人参加。今年有个队十来个人里只有一个华人(因为比赛通知和报名表是
用中文写的),其余的都是老外。总体来说华人占85%左右,称其为华人比赛也
没有错。这个比赛的另一个特点是只有团体赛,没有个人赛。

前几届的比赛,每队之间打五场(男单,女单,男双,女双和混双),五打三胜。
我们家女儿还小,太太,儿子和我全上也还差一人,只好借一个朋友来组队,最好
一次打到第二名。考虑到男多女少,组办单位今年专门增加一个男子团体比赛。队
与队之间打三场,两个单打,一个双打,三打二胜。这下好了,不用去借人了。于
是,我和我儿子组了一个队就报了名。组办单位来电邮说别的队都有名字,比如以
学校为单位的MIT队,BU队(BOSTON UNIVERSITY),或以
羽毛球俱乐部为名,比如MARBLEHEAD队,WALTHAM队。我们的队
也需要一个名字。我回信说我们不属于任何单位,就我们父子俩,就叫游家军吧。
于是游家军的名字就上了赛程表与记分牌。

我们全家都打羽毛球,所以这游家军本来应该加上我太太与女儿。不过这次参加男
子团体就我和我儿子俩。我儿子正睿从十二岁开始跟一个专业教练学打羽毛球,现
在已经打得很有起色。去年拿过全美青少年(US Junior National)第五,还包揽
过中大西洋青少年羽毛球公开赛(Mid-Atlantic Junior Open)三项冠军(男单,
男双,混双)。我自己过去二十年每周三次羽毛球几乎从没断过,虽然起点很低(
可以说是从零开始),二十年打下来也算是有了一点功力。今年全美壮年赛(US
National Senior,35岁以上,每五岁一组一直到八十岁),我还差点打进35岁
组男单决赛(在半决赛中以1:2败给排名第一的选手)。所以这游家军还是有一
点实力的。

优越的实力加上旺盛的斗志,我们前几轮过关斩将,不失一城一池全部顺利拿下。
一个裁判裁完我们的球后对我说:“你们父子俩的双打配合太默契了,远远超出你
们的单打”。可惜优越的实力与默契的配合经不住长时间的体力消耗。别的队一般
有五到六个人(甚至更多)。有人专门负责单打,有人负责双打,多出来的人还可
以轮换休息。而我们这个队就两个人,单打双打场场必到。男子团体打大循环,每
队之间都要交手,要打的比赛很多。因为最后要比小分,即使两队之间前两场比赛
2:0,也必须打第三场。每一场又是两局或三局(三打二胜)。从早上十点到下
午五点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常常是打完一场后刚把湿衣服换下来,组织者就来催着
去打下一场,而且总是很幽默地说紧箍咒又开始了。事先订好的午饭放到凉都没有
时间吃。最后一场比赛时我们已经累得站不起来了,连走路都是脚拖着地。可这最
后一场却偏偏遇到最强队--波士顿联合队。据说这是几个不同地方的高手组合起
来的队伍。他们热身练球时每个人都是专业选手的动作,俨然高手的架式。看见其
中一人反手批劈杀后,正睿对我说:“他看起来比我强多了”。我们当时已经累得
精疲力尽,体力荡然无存。看了他们练球又被吓得信心全无。没有体力,没有信心,
我俩心里都觉得不太可能赢他们。双方在此之前都是全胜,最后这场较量,两队谁
胜谁就是冠军。本来我们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们如果正常打,完全有机会赢我们,
可是他们偏要自作聪明地搞什么田忌赛马。他们觉得儿子强,老爸弱。于是决定派
他们的弱手与正睿打第一场单打。把主力集中到双打和后一场对我的单打,主要目
标就是打我。没想到适得其反。如果他们派一个强手,即使赢不了正睿也可以把他
累垮(本来就已经累得半死了),双打就没有体力了。但他们却派了一个弱手。由
于对手不强,正睿没费太多体力就拿下了第一个单打(可以说是缓过劲来了)。而
我在他们打第一单打时也得到了近半小时的休息。

按规定,第一单打完了后就是双打。很明显他们的战术就是打我,每个球都是向我
杀来。一般来说这不是最好的战术。因为要固定目标就常常需要斜杀,如果杀不死
被反击回来自己就很难受。更没想到的是我休息过来后又超常发挥,竟然没有被这
帮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们打下去。第一场因为我们休息充分很快拿下。第二场体力就
不行了,战斗变得非常激烈。双方比分交替上升,对方甚至以16-13领先。在
新羽毛球规则下换发球也得分,被对方16-13领先一般就很难追回来了。我在
场上听见正睿连连低声说“Oh,No,Oh,No”,感觉有点顶不住了。我俩
心里都知道,如果输了这局,第三局我们必输无疑,因为我们实在是累不起了。所
谓“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几个球不拼就再没有机会了。我深呼一口气对正睿说:
“不要着急慢慢打”。静下心来慢慢打,对方杀球出界,我们扳回一分。扳回一分
斗志也增加一分,接着又扳回一分。后来几个球越打越顺,若有神助。我推他杀,
配合默契。在正睿的大力扣杀下,对方只有招架之能,没有反手之力,我们连连得
手。“啪”的一响,最后一个球被正睿强力地扣在地板上。与此同时,他左手握拳
往空中一挥,嘴里爆出一声大喊“Yeah!!!”,响彻整个比赛大厅,激动之
情不可言表。21-18我们拿下了这艰难的最后一局。

手里拿着闪闪发光的冠军奖杯,正睿站在那里接受几家中文报纸的采访和拍照。与
女记者站在一起,一米八五的他显得格外的高。更难得的是,他竟然全部用中文回
答记者问题,还不时冒出“爆发力”这样的我都不知道他会说的单词。这儿子终于
算是长大了!

我们家的奖杯有好几十个,这一块应该说是份量最重的。我女儿去年开始每周一次
学打球。我太太也差不多每周打两次。再过几年,我们就可以组成一个男女齐全的
游家军去打混合组的比赛了。

波士顿,游家军来也!

--2006年9月5日于波士顿西郊

又及:九月四号的世界日报在地方新闻的头版头条以一寸见方的粗体大标题“挥拍
过招,游家军男团夺冠”对这次比赛作了报导。
« Last Edit: 十一月 09, 2007, 10:34:42 am by 万精油 »

贼++

  • Full Member
  • ***
  • Posts: 153
    • Email
Re: 游家军夺冠记
« Reply #1 on: 一月 13, 2007, 01:05:14 pm »
祝贺。(虽然晚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