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记事:职业数学竞赛  (Read 4414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29
记事:职业数学竞赛
« on: 四月 25, 2005, 10:32:19 am »
职业数学竞赛

                --万精油-- 2005.4.25

你有没有在办公室里度过假?大概没有吧,我的答案是:我有。

SPIN CITY 里的 MICHAEL FLAHERTY 是一个工作狂。他生活中的一切都围绕着工作转。除了同事以外,他没有别的朋友(他的几任女朋友都是他的同事)。甚至在他的法定假期里他也穿着便服在办公室里度过。在学校做研究的人,署假天天到学校办公楼也是有的。但因为他们没有上班制,平常可以天天放假,所以这些人不算在内。在公司或政府机关工作,却把假期带到办公室里去过,除了MICHAEL  FLAHERTY,在现实生活中这种人就不多了。据说BILL  GATES度假时带的闲书是一本量子力学,或许他认为量子力学比他的工作更能让他轻松,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说来话长。我在办公室度假并不是因为我是工作狂,而是因为我要利用公司的联网。2000年西班牙国家数学研究所搞了一个网络数学竞赛,面向全世界所有数学家。在指定的24小时之内,你(或者你的团体)可以连接到竞赛的网站上参加竞赛。当时我家里还没有联网,平时都是用电话上网,但连接很不稳定。为了利用公司的联网,但又不想被任何人打扰,我请了一天假,然后在办公室门上贴张条子说:今天我度假,请勿打扰。于是就有了我在办公室度假的故事。

竞赛的形式是:连上竞赛网站后,根据你的注册号你会被随机的给一张卡,卡上有十六道竞赛题。做对一道得一分,做错一道扣1/4分。可以查书,也可以上网收索,只要能给出答案,任何方法都可以。如果一张卡片的题目都做完了,你就会领到另一张卡,这张做完又会有下一张。唯一的条件是,要领到下一张卡你目前的得分必须为正(大于零)。一般来讲后面的卡总是比前面的卡难。所以做到第四张的时候就已经很难得正分了。但据说有人做到第七张,我不清楚,因为我只做了三张半。按照丘承桐的说法,第一流的数学家是不会有兴趣做这些题的。但毕竟绝大多数数学家都不能算是一流数学家,所以参加的人还是不少的。而且大多数都以团体组参加。也就是说拿到一张卡后几个人分头去做。从后来得奖的名单看,这种团体大多是以某学校的数学系为单位注册(估计主要是以研究生为主)。象我这样单干的人肯定是少数。

对我来说,这些题目分成四等分。有1/4的题目我完全看不懂。比如算一个域方程的阶,或者为给出的八种不同的环排序等等。另有1/4我能看懂却不会做。比如求某函数的特征值,或者求某复函数在几个圆内的零点数,或者求类似偏微分方程的不等式的上限等等。还有1/4是历史题目。这些题目或者我可以从网上找到答案,或者我完全不知道从何下手。比如,有个数学家把他对太阳系的解用拉丁文写出,其中字母E与字母W出现的次数相同。问这个数学家是谁?希尔伯特证明了四个定理,他是哪一年发表的?如此等等。如果都是这样的题目,那我岂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还参加什么数学竞赛呢。幸好3个1/4除去后还剩一个1/4。这最后1/4的题目我可以看懂而且知道怎么做(当然我也有不小心做错的。对这种难得的题目居然还会做错,真是该打板子)。平均说起来,我每四道题做对一道(不会做的题也有不小心猜对了的时候,这就抵消了我不小心做错了的题),也就是说我每四道题得1/4分。于是就这样四四一十六的做起来。一个人坚持24小时还是很不容易的。一方面因为太累,一方面也因为做不动了,我坚持到晚上10点就停了(远远超出我平时上班时间)。我最后停的时候居然还是正分(如果继续做下去很可能就成负分了)。参赛的人一半以上都是以负分结束。我在120个参赛团体里好象是排在第24位,居然还得了100欧元的奖励。可惜现在这种竞赛没有了,否则现在的几个趣味题目网站都可以注册去参加了。

学数学的人通常被认为比较怪异,因为他们常常会做出一些不被人理解的事。在办公室里度假大概要算这样的例子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