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杂记:忘忧会散仙引来的回忆  (Read 8670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29
杂记:忘忧会散仙引来的回忆
« on: 三月 20, 2005, 12:19:43 am »
最近又见忘忧会散仙在网上流行,这是我几年前第一次读过以后写
的一点捧场材料。现在修改一下再来捧一次场。

忘忧会散仙引来的回忆

忘忧会散仙越写越有趣,一网情深这一节更是写得精彩,鼓掌鼓掌。
前面几节讲的中关村的故事与我在中关村时差了好几年,共鸣不多。
我到北大找朋友下棋的时候,蒋晓林(就是〔忘〕文里的老蒋)还
正在学棋,许多人都可以让他好几子。这次提到的IGS,共鸣到
不少,鼓掌之余顺便忆忆旧。

我在IGS的时间要算是很长的了。不敢说是前20名,但至少是
前100名上IGS的。有一次我在华夏文摘的一篇文章中提IG
S,居然引来上百份EMAIL询问如何使用IGS。保守估计,
这一百多人(不算他们再传下去的人)因为上IGS,至少每人推
迟毕业半年,真是罪过啊。LYZ也算上得早的。记得他刚上来的
时候,我去找他下棋。他问我是什么水平,我说大约有中国的业余
2段水平。他说那我让你四子跟你下。我不信有这么厉害的人,以
为他在开玩笑,回了他一句就没理他。后来他拿了IGS93的冠
军(从而拥有了这个账号的使用权),才知道他确实厉害。尽管如
此,我想他没有让我四子的实力。不过,那天要是意气用事与他下
四子棋,输的可能性也不小。要是真输了,面子就丢大了。

LYZ的故事很多,写出来一定很好看。〔忘〕文说要给LYZ留
些隐私权,所以就不写了,真是可惜。我不认识LYZ,他对我来
说算是公众人物,本来可以随便写。可是不认识就是不认识,道听
途说的东西写出来也没人看。但有一件事却不是道听途说。我曾经
收到过他的一个EMAIL,说是让我们大家支持他的倡议,允许
在美业余棋手参加原来只让职业棋手参加的富士通选拔赛。他为此
到处游说,广发电子邮件。我与美国围棋协会(前)主席关系不错,
他对我说LYZ的这些举动让他们很头痛。头痛在围棋里大约不能
算是贬意词,常常有黑棋的这手棋让白棋很头痛的说法。也就是说
LYZ的这些举动大约有手筋味道。

〔忘〕文中提到的IGS上的其它人我也大多有所接触。

KLIU是北大数学系八一级研究生,蒋晓林刚学棋的时候常跟他
们下。KLIU的棋应该与〔忘〕文里提到过的小甘差不多,所以
插赢他很正常。我与小甘打过几次牌,记不得有没有跟他下过棋了。
不过他下棋的水平我当初在数学所时就见过。他被人引到我们数学
所来要宰我的同室(当时数学所最高手),第一次竟然输了。后来
又来了几次,大概都赢了。KLIU的特点是下棋极慢,平常没人
敢跟他下。

LIMING也就是后来的LION。他好像拿过上海高校冠军(
或亚军),有业余五段的实力。他这样的高手在IGS出现以前也
总愁找不到人下。我向他提起IGS,他听后真是欣喜若狂。一年
后再见他时,他说:“老万啊,你把我害惨了,这一年全泡在IGS
上了,书都没怎么读”。

DFS有好几个,不同的大小写。最厉害的那一个不是中国人,而
是一韩国人。九四年全美冠军。以前还拿过全韩业余冠军。此君在
马里兰一带下棋少有对手,狂得不得了。有次与他聊天谈到他的同
胞,在美职业棋手JANICE KIM,他说他可以让她两子。
直到LIMING到JOHN HOPKINS读书,他才算遇到
对手。我每次遇见他就鼓动他上IGS,他都说搞不懂计算机那玩
意,后来不知怎么还是搞懂了。

BIGBEAR看起来很老实,但棋却很凶。一次我与朋友在复盘,
他在旁边看。我的棋已把对方从两边围住,我又在上方小飞一步,
想堵住对方上面的出路。他把我小飞的棋拿起来往旁边移了两格。
同样是小飞,我的是朝内,他的是朝外。然后做了一个很夸张的抱
围动著说:“要吃就要大吃”。仔细分析起来,往外飞,威胁了对
方的边上,对方必须应一步。我可以在中间多走一步,棋吃起来反
到容易了。从那以后,我每每想从上面包围的时候,总会想起他的
这句话,看看是否能大吃。所以说,有高手指点还是比看书有效得
多。

杨慧人以前代表贵州参加过全国比赛,好像还拿过个人第六,应该
算是专业棋手。所以他有资格参加全美职业棋手赛。他现在在我们
这里的一个俱乐部里每周教一次美国鬼子下棋,也算是对在美国普
及围棋作了一点贡献。

蒋丹宁刚上IGS的时候由於不懂规则输了第一盘,以后连赢十盘。
但是在没有下够20盘得到星号以前,许多人还是不知道他有多厉
害。这时他恰好在我家住了两天。顺便讲个趣事。我儿子当时不到
五岁,围棋还不会下,但五子棋还可以。一般到我们家来的大人小
孩都下不过他。再加上大家总是夸他下得好,於是他真以为他天下
无敌了(老爸除外)。蒋来我家后他就一定拉著他要下五子棋。蒋
还真同他下了两盘。我在旁边看著就想,这样的围棋高手与我儿子
下五子棋,所谓大才小用莫过於此。蒋从我家上IGS。看他在I
GS上宰别的4D★特别有趣,也特别长棋。因为他可以边下边讲,
而又不怕对方听到他的思路。这样的长棋机会后来还遇到过一次,
就是程晓流在我家用我的账号在IGS下棋。他不但讲他自己的思
路,连对方怎样想的他都料得很清楚。可惜这样的机会不多,否则
我也可以是4D★了。:)

IGS的积分越来越难,不要说4D★,就是3D★也很令人向往。
这是在IGS涨段以前,几年前IGS一夜间把所有人上调三段。
所以那时的3D★相当于现在的6D★。4D★相当于现在的7D★。
那时的5D★,6D★就更是厉害得不得了。说起这厉害,我还因
此得罪了一帮人。有次在花招邮件组里与人提起IGS,顺便提到
蒋丹宁的厉害。殊不知这下惹了祸。原来这花招帮主大概与陈祖德
以前有什么梁子(后来知道是亲戚),包括陈祖德在内的围棋界人
仕都被她贬得一无是处。蒋丹宁当然更是被贬成一小混混。我当然
坚持认为蒋很厉害,毕竞能打到IGS6D★的人不是太多。后来
有人说帮主她老公是IGS6D★。我坚决不相信,我说当时IG
S的6D★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上了5D★的人每个人的底细都被
大家摸得一清二楚。於是争了起来。IGS上很出名的诸葛不亮也
出来为我作证说确实如此。当时也在花招邮件组的红墙(也就是现
在红墙论坛的坛主)说:帮主的老公以前与国手同期受训。我想同
期受训的人我见过很多,但能打到IGS6D★的人还是少得可怜,
所以仍然表示怀疑。〔忘〕文中提到的在宾州大学读书的陈鸿建早
年就与孔祥明同期训练过。但其水平比老插要差,更不要说IGS
6D★了。实事上,我三年前与陈在成都面对面下了一次三番棋,
我二比一胜出。

我现在仍然挣扎在IGS4D★的水平上,老插写的这些人(包括
老插)在IGS涨段前就是4D★以上,我这样水平的人只能望其
项背。现在能读到关于他们的故事当然觉得很有趣。加点捧场材料,
继续鼓掌。

--万精油--,二零零三年初稿,二零零五年三月修改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29
更正
« Reply #1 on: 三月 20, 2005, 05:20:23 pm »
这篇文章被人转到其它论坛。有人跟贴说倒数第二段与事实有出入。
或许是我以前没搞清楚,或许是记忆有误。现在把不太确切的地方
改掉,以这个版本为准。如果再有不确,请一定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