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远古的呼唤 --西藏行散记  (Read 158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29
远古的呼唤 --西藏行散记
« on: 六月 19, 2017, 12:26:45 pm »
远古的呼唤
--西藏行散记
2015.8.5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 仓央嘉措

    现在时兴回归自然,返依淳朴,追求原生态。原始社会的原生态是穿越不回去了,只好穿越空间,找一个原生态保存比较好的地方来替补。据说西藏是世界上少有的几个替补之一。远古的呼唤从喜马拉雅山传 向中国大地并扩散到全世界。西藏游这几年突然就变得热了起来。我一般是不追风赶潮流的,但对西藏的自然风景及其文化一直都很有兴趣,过去三十年每次回国都要走一些地方。这么多年走下来,国内比较著名的地方差不多都去过了。热门如张家界,九寨沟,丽江,传统如峨眉,黄山,泰山,三峡,苏杭,现代化如北上广深,重庆等等都去过了。但这原生态的西藏却总是因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没有去成。所以,当我的几个同学要组团去西藏时,我马上响应。北美同学,一行四人。从六月五号到六月十五号,到西藏穿越10天。做了一些笔记,与大家分享一下。

一。拉萨

西宁到拉萨的火车下午1点半准时到达拉萨。

先说一下外国人进藏的问题。有规定说外国人不能单独行动,必须跟团。由旅行团办进藏证。全程必须有司机和导游陪同。我一个朋友一个人去西藏旅游,也是有专人司机与导游。所以,对外国人的检查关口很多,我们几个持美国护照的被检查了20多分钟。到处是荷枪实弹的大兵,比过国际海关还麻烦。

走出车站门口的大广场,等了我们很久的藏族导游给我们每人献了哈达,欢迎我们到西藏。据说接受哈达有一些礼节的规则,我不懂这些规则,说声谢谢就算完事。导游大概也习惯了我们这些不懂规则的人,一直都是面带笑容。

 
(带上哈达的我)

按原来的行程安排,到拉萨的第一天应该是休息,以适应高原反应。但我们在拉萨工作的同学很好客,一定要请我们吃藏餐,在宾馆简短休息后马上又出去了。刚下火车时,虽然有翻唐古拉山的后遗症,但因为到拉萨的新鲜感,高原反应不是那么明显,同学请吃藏餐时也没有什么顾虑。但到了吃晚饭时,反应开始严重起来。我的同学都提前好几天吃了抗高反的药,他们好像高反没有那么严重。而我却从头晕变成头痛,面对满桌的藏餐(牦牛肉,青稞酒,酥油茶。。。)一点食欲都没有。头痛后来发展成剧痛。回到宾馆后吃了一片从美国带回去的抗高反药就开始睡觉。

  
(藏餐的菜单,同时用三种语言写的菜单大概不多见)

四星级的宾馆质量还是不错的,晚上睡得很舒服,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大早。或许是休息得好,终于倒过了时差,或许是我身体好,早晨起来我基本上就没有了高原反应。偶尔头有点晕,手指有点麻,但不影响我的一切活动,与在平原无异,没有再吃过抗高反的药。而且从第一天以后越来越好,后来就完全适应。而我的同学中有的反应逐渐严重起来,虽然天天吃药,而且是中国的药美国的药都吃,但似乎没见好转。

    布达拉宫是每一个到西藏的人都要参观的地方。我们自然也不例外。第二天一大早就奔布达拉宫而去。布达拉宫的历史到处都可以查到,我就不在这里重复了,只谈一谈现场感受。从来都只在电视或书里看见布达拉宫,现在一下耸立在眼前,感觉比天安门城楼更壮观。“耸立”这个词小学就学过了,但配用这个词的地方不多。当初第一次看天安门城楼时就有这个“耸立”的感觉,所以现在自然拿它来比较。它依山而建,显得格外气派。考虑到它已经有几百年历史,更是有一种叹为观止的震撼感。

 
(虽然那天有点阴天,乌云笼罩仍然盖不住布达拉宫的雄伟气派)

    去过布达拉宫的朋友告诉我,那里的近三百级台阶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很艰巨的,我听说后都是一笑置之。像我这种一天从报国寺到金顶,从泰安到泰山顶都不休息的人,区区三百级台阶太小菜了。可是,在第一天高反最严重的时候我开始担心了。我意识到朋友们说的辛苦或许有些道理。没想到一觉醒来高反几乎没有了,三百级台阶又变成了小菜。

我们的导游很负责,解说很仔细。从红宫讲到白宫,从达赖一世讲到七世。我对佛教了解不多,他的解说正好填补一个空白,所以我听得很仔细。有些细节的东西,别的导游或许不讲,他却讲得很认真。比如红宫的墙,不是用砖或石头建起来的,而是用一种只有西藏才有的草。这种草被编织在一起后很牢固,再加上西藏干燥的空气,不容易腐烂,几百年下来亦然立在那里。

 
(特殊吵编制的厚墙)

特别讲一下我们这个导游。他不但办事认真,而且能力也超强。单说他的语言能力就很不一般。藏语是他的母语,但他四川话,普通话都很流利,最难能可贵的是他英文很棒,基本上没有口音。他说他一般只带外国团队。给我们解说时不时冒出英文来,大概是给外国人解说惯了。他从来不说释迦牟尼,而是直接说Shakyamuni. 他不说涅磐,而直接说Nirvana等等。他有时讲得兴起,大段大段地讲英文,旁边别的游客觉得很奇怪,怎么这个导游对几个中国人讲英文。

除了布达拉宫,拉萨的另一个神庙之一是大昭寺。大昭寺在藏民中的地位不亚于布达拉宫,至少历史比布达拉宫长。有种说法是“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它的建筑风格也很独特,集藏,唐,尼泊尔,印度风格于一身。大昭寺朝拜的人很多。外面四周都是长拜的人。这个长拜不是一般的磕头,而是一整套动作,先跪下,两手前伸触地并向前滑,直到整个身体与地面平行,然后起来,这算一个动作。导游说许多人来朝拜,这样的动作要做三百到一千。更有甚者,许多从几百公里以外长拜到拉萨,时间长达数月甚至半年。后来我们在西藏其它地方的公路上看见不少长拜的藏民。

大昭寺外的警备特别严,到处都是持枪的大兵。附近的路上不时看到满载荷枪实弹的大兵的卡车开过。导游特别叮咛不许照相,被发现轻则没收相机,重则抓起来。

 
(大昭寺外长拜的藏民)

    布达拉宫晚上的景色有与白天不一样的壮观。朋友们去拉萨时一定不要错过布宫夜景。

 
(布达拉宫夜景)

从市容来说,除了庙宇,拉萨已经俨然是一座现代化城市。一条条宽阔的马路两旁是高楼,中间是川流不息的车辆,甚至也有大城市的堵车。从民众来说,除了庙宇里的喇嘛,在饭馆,酒店以及商场,汉人占很大比例。对于到西藏来追求原生态的人来说,这近乎于一种讽刺。一天下来,这种“讽刺”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想要到市外去,去看自然,去看原生态。晚上与同学们讨论了以后,决定明天改变旅行团安排的行程。

经验总结:
1.   我们几个同学高原反应上的差别,除了身体本身的条件之外,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岁数上的差别。岁数大的人反应就比较严重一点。所以,要去西藏的得趁早。
2.   从我们同学的经验看,抗高反的药对许多人很有用,建议提前一天就吃。岁数大的人高反相对大一些,所以年岁大的人想要到西藏要趁早。最后,到拉萨的第一天即使没有高反也最好休息一天。
3.   一定不要错过看布达拉宫夜景。

二.莲花生修行洞

  第一天主要是参观布达拉宫与大昭寺,按原来的安排,我们第二天的行程是参观另外两个重要寺庙,哲蚌寺与色拉寺。这两个寺庙在佛教文化中地位都很高,但对我们来说,我们又不修佛教专业,连续两天参观寺庙实在是有点太多。更主要的是我们对原生态的东西更感兴趣。于是我向导游提出另找一个地方来替代这两个寺庙。导游说,我们的旅行安排包括了所有重要景点,不容易找到好地方来替代。我说大昭寺内那种敬佛的香味实在让人喘不过气来(不能说我们对佛教没有兴趣)。不管去哪里,只要在室外就行。导游说,想一想。第二天早晨他告诉我们说拉萨附近有一个莲花生修行洞,可以去看看。虽然还是看与寺庙有关的东西,但我们觉得只要是开车到拉萨市外,就比呆在市里强。于是,莲花生修行洞就成了我们第二天的行程。

    出城不远,看见一排排整齐的新建筑,导游说这是教育基地。整个拉萨的中学高中都在这里。全部住校,全部免费。虽然中国政府一直说全民实行9年义务教育,但全国各地实际执行情况差得很远。很多地方小孩上学困难,一来是很多地方上学不方便,再就是各地学校变着花样收钱,农民负担很重。即使在一些大城市,孩子读中学或高中对许多家庭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相比起来,拉萨的全民教育领先全国许多地方。后来还了解到,由于中央政府的援助,拉萨的公务员平均工资每月六千多元,在全国各大城市仅次于北上深,排到第四位。本来,援藏的一个目的是扶贫(另外的政治意义暂时不谈),现在的结果却是超出内地许多别的地方。这个问题很值得探讨,后面一起谈。

    经过一个山口,看见满山的彩条。导游说休息一下,顺便让我们看一下这些彩条。这东西叫经幡,每个幡上都印得有经文,风吹过经幡就算诵经了。藏民们挂经幡许愿,求祝福,求平安。导游说,经幡常年都有,这几天又多了一些,因为正好是高考。没想到高考的影响力竟然渗透到这个世外之地。原生态的经幡配上完全脱离自然的高考,这样的杂交怪物我们后来还看见很多。接下来的路上又经过好些地方,真的是漫山遍野都是经幡。把它们挂上去不是很容易的事,这样的求祝福似乎比双手合十的祷告麻烦多了。但是,风吹一遍就算诵经一遍,这又比双手合十的祷告省事。求祝福也要讲究效率。

    
   
      
(漫山遍野的经幡)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莲花生修行洞的半山腰,扎叶巴寺。要看修行洞还得步行登山一百多米。扎叶巴寺有个牌子说是海拔4885米,加上这一百多米就超过了五千。有两个同学不想冲击高反极限,留在半山腰的茶馆喝奶茶。我与另一个同学随导游与司机步行上山。我基本没有高原反应了,所以上山没有问题。

    这个莲花生大师是密宗的创始人,提倡双修,就是男女在一起练功,包括性交。后来密宗盛行与此有很大关系。直到现在还有一些假大师以双修之名蒙骗女教徒。后来宗喀巴出现,觉得这种淫乱的现象需要收拾一下,创立了黄教,提倡单修。但是淫欲的事很难说控制就能控制。后来宗喀巴的弟子达赖五世,六世都因为双修的事出了问题,他们想要“不负如来不负卿”的双全法。讲这些主要是想说这个莲花生大师名头是很响亮的。他喜欢在野外山洞中修炼,我们此次参观的就是他的修行洞之一。

上行一百多米,可以看见一个很小的庙宇形式的建筑,但却看不见入口。导游掀起一个门帘我才发现这就是入口,如果不注意,以为是一个一般的窑洞口。进去后发现里面的天地还比较宽敞。有几个喇嘛在念经。我说一句“扎西德勒”,他们回一句“扎西德勒”算是相互问候,显得非常友善。三拐两拐到了里面,可以看见墙边有一个很小的洞,大概最多能容下两个人,这就是那个修行洞。这个山洞与洞里的喇嘛可以说是我们整个西藏行中所接触到的最接近原生态的东西,看不出任何现代化的影响。倒退回去五百年,这个洞里的情况,包括那些喇嘛,基本上不会有任何不同。小洞旁边的墙上有一个小坑,上面有个佛像,有鼻子有眼而且还有色彩,与其它的佛像一样。但我们的导游说,因为莲花生在此修行很久,这个佛像是天然生存的,说是只有色彩是后加的。我当然不信这些东西,但我从导游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是真正的相信这一点。后来他给我们讲解宗喀巴的时候说宗喀巴出生的地方长出一颗菩提树,每一片叶子上都有佛像。也是这样非常认真的眼神,我深深地意识到我与他的思想世界隔得很远,完全不在同样的维数上。


    
   
      
(莲花生修行洞)

    从修行洞下到半山腰的停车处,另外两个没上去的同学在那里喝奶茶。通常我对酥油茶之类的是很不习惯的。以前去九寨沟黄龙时去过附近的藏民家,他们给我喝酥油茶我差点吐出来。但不知是来到高原没有了味觉还是登山累了,当时喝了一整杯觉得还很不错。

    参观修行洞当然比我们原来行程计划里的哲蚌寺,色拉寺时间要少很多,从一般的价值观来说也不划算。但我们几个同学都一致同意当天的行程改变非常正确。外面的空气新鲜,与寺庙内浓厚的敬香烟味有天壤之别。而且看到了自然风景,原生态,很值。

    到西藏来以前已经有好些人向我们推荐大型实景剧【文成公主】,到拉萨后到处都是广告,大家一致决定要去看一看。今天行程缩短,晚上有很多时间,正好可以看。网上的丙票票价是380元,司机说他可以买到260元的,包接送。

    【文成公主】剧情简单说起来就是一句话:文成公主从长安到拉萨的故事。为了卖座或者说赶时髦,编剧把这个政治婚姻写成一个爱情故事,比较瞎扯。当然我们去看这个实景剧不是去看故事,主要是看场面。单从场面来说,那是相当成功的。利用几座小山为实景,再加上灯光技术,效果超级棒。每个小故事都动用几百个演员,他们动作整齐,一会儿成青海的草原,一会儿又是雅鲁藏布江的波浪,可以说达到了震撼的效果。我特别喜欢的场景是一群骏马从左到右再从右到左奔驰而过,加上特别的音响,非常享受。像我这样在城里长大的人很难有机会实地欣赏这种大自然的场面。当然,故事也不能说完全一无是处。比较值得一提的是,文成公主刚出长安的时候,歌词是:

      走得到的地方是远方,回得去的地方是故乡

走了数月,到了中途的时候,歌词就改成了:

     走不到的地方是远方,回不去的地方是故乡

充满无奈的歌词听起来居然有点哲理。歌声本生也很好听,再加上山谷的效应,非常享受。

 
(文成公主剧照)

260元还是很值的。

经验总结:
1.   到西藏旅行,一般旅行社都安排很多寺庙参观。对寺庙不是特别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事先与旅行社商量,安排别的项目。到市外去看原生态,甚至到到藏民家看看。
2.   特别推荐【文成公主】实景剧。

三.羊卓雍措

    拉萨的行程暂时告一段落。从地理上来说,拉萨是前藏,日喀则是后藏。从佛教来说,拉萨是达赖的地盘,日喀则是班禅的地盘。所以,游完拉萨自然就要去日喀则。

    日喀则离拉萨不近,加上时速限制,全程单开车就要八小时。好在路上有不少景点,走走停停,也没有觉得太辛苦。而且几个同学在车上,大家忆忆旧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出拉萨两小时左右,山道上出现一起重大车祸。一辆大巴翻进了山谷。后来听说是为了躲让下山的大卡车。这事故发生时离我们到那里只有10分钟的时间,我们甚至比许多警车还先到事发地点。车当然已经摔得支离破碎,当时听说是11死,8重伤。后来听导游说总数不到20是有原因的。去年西藏出了一个大车祸,死了40多人。于是规定变严了,不但时速降低了,连大巴上的人数也开始限制了。上面有规定,交通事故死10人以上,乡长撤职,15人以上区长撤职,20人以上就要市长撤职。于是,下面强行规定,不管多大的车,不准载20人以上,包括导游与司机最多19人。这就是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在事故原因上进行改善,而是在人数上限制。典型的掩耳盗铃。

    顺便说一下另一个奇葩的交通规则。时速限制不是测车速,而是强行规定行驶时间。比如A到B距离是50公里,规定1个半小时。那么如果你3点20从A出发,4点50前不能到B,否则每提前一分钟罚款一千元。结果是大家照常开快车,到离B点一公里处休息。都在那里磨时间,完全没有起到安全行驶的作用。很多状况很好的路,开每小时60公里的速度完全没有问题,但限制到每小时30公里,这种坐等磨时间的现象就出来了。司机告诉我说这是西藏特殊情况的特殊办法,西藏的特色。我在想,这种大车不准装满,好路不准跑快的掣肘特色完全违背自然,算是原生态特色吗?

出了车祸后,那一截路的两边都封了,只准出不准进。事后回想起来,如果那天我们晚走半小时,路就被封了,全天行程就会泡汤。这特色太可怕了。

 

羊卓雍措是我们此行要看的重要景点之一。由于路封了,车辆很少,很快就到了。

    单从名字看,“羊卓”大概是地名,“雍”是碧玉的意思,“措”是湖的意思。这个碧玉的湖真是名不虚传。在网上可以搜到很多漂亮的羊湖照片,但真正在这五千米的高原上实地感受是任何照片都不可传递的。

羊湖给我第一个感觉是水很蓝,与黄土山配起来,真是有碧玉的感觉。

 
 

羊湖是世界上少有的高海拔湖之一。但羊湖给我最深的感觉不是她的高,也不是她的蓝,而是她的静。人们形容湖水平静的时候总是说“平湖如镜”,但大多数所谓平静的湖其实都当不起这个形容。因为一般大一点的湖或者有人划船,或者有人在某处洗脚,各种因素,湖面总是有一些波澜。但是,羊湖是圣湖,没有人来打扰。所以真正是平湖如镜。看看我下面照片中船上彩旗的倒影,是不是与镜子完全同效?再加上远处的蓝天白云,我觉得王勃当初写滕王阁序的时候也不太可能想到有这幅“秋水与长天一色”的绝配画面。

 

    羊湖湖面海拔四千四百多米,但我们去的观景台是4998米。为了凑够五千米,我和几个同学向观景台上面的一个小山坡进发。坡顶有一个大帐篷与许多经幡。在坡顶上照像留念时,脑袋里突然出现凯撒大帝的名句:Veni, vidi, vici,我来了,我见了,我征服了。前面两个比较贴切(这或许就是我突然想到这句话的原因)。但是,到了坡顶还不能算征服,总要做一个什么来表示一下,于是有了下面这张海拔五千米上奋力一跳的照片。

 

不要小看这张跳高的照片。许多人来到这五千米高的地方,走路都很小心,稍微快一点就会大喘气。能够跳这么几下还是需要一些体能的。

    旅程计划中,看完羊湖接下来是卡若拉冰川。但冰川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壮观。或许是因为能见度太高,远远的山都觉得近在咫尺。因为本身海拔很高,海拔很高的山峰也显得不是那么雄伟了。据说从珠峰大本营看,珠峰也不是显得那么高。这大概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庐山中”在高度上的表现。

    到日喀则以前的最后一个景点是江孜。江孜市中心有个“抗英英雄纪念碑”。在中国到处可以听到抗日英雄的说法,抗英英雄还是第一次听说。导游说那是西藏人抵抗从印度,尼泊尔那边过来的英国人,战斗非常惨烈,靠从城堡上扔石头抵抗。最后一批人是跳崖身亡。据说电影【红河谷】对这段历史有介绍。我们路过电影拍摄场景地,但因没有看过电影,没有什么共鸣。照相留念到此一游就算过去了。

前面说羊卓雍措是我们今天要看的风景之一,现在回头看,这个“之一”可以去掉。哪怕不去日喀则,专门去一趟羊卓雍错也很值得。

经验总结:
1.   羊卓雍错一定要看,即使不去日喀则,专程从拉萨去一趟也值得。
2.   那节路上山下山弯曲很多,我们这次路上碰见好几起车祸。一定要找有经验的好司机。

四.日喀则

日喀则是西藏第二大城市。从地级市的角度来说已经有相当规模。也就是说基本上没有原生态的踪影。日喀则排在西藏游的行程中,一是因为其著名的寺庙,二是因为它是去珠峰大本营的途经之地。我们去西藏的时候正好是尼泊尔地震以后,珠峰大本营关闭。对不再想看寺庙的我们来说,旅行计划中安排的日喀则就显得比较尴尬。好在途中有羊卓雍措,跑这一趟也还算值得。

日喀则最大的寺庙是扎什伦布寺,里面有各代班禅的舍利灵塔殿,旅行社安排的计划中扎什伦布寺是日喀则的主要节目。我们原来的打算是,在拉萨看够了寺庙,到日喀则就不再看寺庙了。把这个想法告诉导游后,他嘴上说,一切随你们自己安排,但脸上隐藏着困惑的表情,意思是不看扎什伦布寺,你们跑这么远来干什么。后来我们几个同学讨论了一下,鉴于扎什伦布寺的重要性,既然已经来了这里,两个小时的时间还是应该给它的。于是通知导游,第二天早晨按原计划看扎什伦布寺。

    据说扎什伦布寺有很多宝藏,各种重要经文,文成公主带去的青铜佛像,乾隆的赐品等等。但这些东西对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没有太多价值。我个人认为比较值得看的是那个强巴佛像。20多米高,用铜10吨以上,是全世界最大的铜像,而且周身是珠宝。可惜那里不让照相。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有很强的佛学院。在那里修学的喇嘛不少。还有各种学位,甚至有表格说某学位等价于博士等等。

 
(扎什伦布寺灵塔之一)

    参观灵塔时注意到通往上面的三个楼梯,左上右下,中间用绸布封住。导游告诉我,中间那个楼梯凡人是不能用的。只有班禅本人来时才可以用。这利用率实在是太低了。不过,想一想,中国文字中有许多字只有皇帝可用,一个小楼梯也算不了什么了。各种文化赋予贵族的特权没有最大,只有更大。

 
(中间是班禅专用)

    内地对西藏的援助采用对口方式。比如北京援助拉萨,上海援助日喀则。这些援助自然会留下一些痕迹,比如拉萨有北京路,在日喀则就看见了上海路。后来到林芝,看见福建路就自然知道福建与林芝对口了。

    从城市规模来说,日喀则比我想象的大。到西藏来以前,以为西藏除了拉萨就应该是高山与湖泊了,没想到后藏还有这么大一个城市。不过,对我们这几个见惯了世界大都市的同学,这个规模还是小儿科了。所以,参观完扎什伦布寺我们没有逗留,马上就打道回拉萨了。

    回拉萨没有走原路,而是沿着雅鲁藏布江走。雅鲁藏布江藏语是“高山流下的雪水”。它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江。雅鲁藏布江这几个字不能说如雷贯耳,至少是耳熟能详。从小在文章,电影,以及各种歌曲中经常出现的名字。想象中应该是波涛汹涌或者急流险滩。但一路走下来,几乎没有看见什么值得一提的壮观,水很浅,而且也不急,很多地方水流也很细。一个原因是雅鲁藏布江中上游分支比较多,分下来后自然就不会有太深太急的水。到下游就比较壮观了。另一个原因是还没到雨季,导游说雨季来了就比较壮观了。没赶上雨季,比较失望。导游说雨季又有雨季的麻烦,比如塌方之类的。所以赶上什么就看什么,都是缘分。信佛的人说的话总是充满佛味。

沿着没有什么特色的雅鲁藏布江走下来,一路没有什么惊喜。直到快接近拉萨时,竟然出现了田园般的景色,与前面一路上的黄土山坡形成鲜明对比,算是为这一路画上了一个比较美好的句号。

 
(拉萨附近的景色)

经验总结:
只有一条:如果不去珠峰大本营,日喀则可以不去

五.纳木措

纳木措是天湖,世界海拔最高的大型湖泊。来西藏后发现,只要加上海拔两个字,世界上很多“最”都在这里。最高的山,最高的湖,最高的河流等等。纳木措这个“最”据说是到西藏旅游必不可少的。我们的日程是一天从拉萨来回。也就是说路上用12小时,看湖不到两小时。如果从时间效益来看的话,这个节目是不是必不可少就有商榷余地了。

    如果是一个一般的地方,花12小时看两小时,肯定不值得。我之所以说可以商榷而没有一棍子把它打死,那是因为纳木措确实有它值得看的地方,至于是不是值得花那么大的辛苦去看,那就是见仁见智的事了。

到纳木措之前,先要翻过念青唐古拉山的那根拉山口。从西宁到拉萨的火车上我们翻了唐古拉山,高原反应很严重。这个那根拉山口海拔近五千二百米,没想到我们一行人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反应。或许是因为停留的时间不长,或许是这些天我们对高原有了一些适应。大家自由活动,照相都没有问题。

本来从那根拉山应该口可以看见纳木措,而且据说景色很漂亮。可惜我们去的那天有雨,看不太清楚。从山口下去以后逐渐靠近,雨也停了,才逐渐看清其美妙的景色。

 
(那根拉山口)

 
(海一样的纳木措)


我见过的大湖很多,往近处看,纳木措本身与其它大湖也没有太大区别。但其独特之处是往远看。由于西藏高原的特殊地理环境,纳木措的远景很有特色。广阔的湖水连着天边的雪山,雪山上方是蓝天白云。构成一幅别处看不到的独特画面。

 
(纳木措的湖水雪山白云蓝天)

往近处看不但没有这些特色,而且还有很煞风景的东西。当地人给牦牛披上彩妆站在湖边,让大家与牦牛照相收钱。这样的牦牛很多,几乎到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地步,以至于想找一个地方照一照湖边近景都没有地方。大家都说西藏是一片净土,这净土也经不住资本主义的诱惑。

 
(放大看可以看到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披彩妆的牦牛)

除了景色,另一个很让人震撼的是湖边长拜的人群。纳木措是圣湖,到这里朝拜的人很多。有些人只是长拜到半岛上一个地方,还有不少人要绕整个纳木措一周,他们把这叫转湖,属于比较高级的朝拜。纳木措很大,大致估计一下,其周长是两百公里左右。长拜转湖,没有一两个月是下不来的。

 
(长拜转湖的藏民,这样的景象沿途都是)

他们这样的虔诚信仰我是不能理解的。或许最能解释这种行为的是仓央嘉措的诗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仓央嘉措这几年突然变得热起来,据说是因为春节晚会上有一个节目与那首【见与不见】有关。“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其实这首诗不是仓央嘉措写的,算是一个误会。仓央嘉措的诗很多被认为是情诗,实际上其中不少有佛学的影子,讲佛的道理。因为他除了诗人的身份外更重要的身份是达赖六世。他身为活佛却生性浪漫,常常不守戒律,求佛的同时也追求男欢女爱,用他自己的诗句来说就是:“不负如来不负卿”。

回头再来说仓央嘉措的“转山转水转佛塔”,虽然说是不为来生,实际上以我的肤浅看法,佛学的很大部分都是注重于来生(或者叫永生)。在这种精神支配下,那些长拜的人的行为就似乎可以理解了。

经验总结:
1.   如果西藏的交通状况不改善,从拉萨去纳木措一天来回太辛苦,付出与收获不平衡。
2.   据说纳木措附近还有其它景点,如果要去纳木措,可以考虑在附近其它几处看看,我们时间紧,没去别的地方。

六.林芝

刚到拉萨的时候,司机对我们说,你们导游安排的这九天行程包括了西藏旅游的精华,拉萨东西南北都走到了。七天过去了,屈指算来,南是羊卓雍措,北是纳木措,西是日喀则。现在就剩东了。东边是林芝,号称西藏的小江南。

小江南果然名不虚传,沿途上的风光与往日大不相同。青山绿水,蓝天白云,黄色菜花田,一派生机。

 
(小江南的山水色彩)

从拉萨3600米到林芝2500米,整体上是往下走,但中间有几个山口还是很高的。其中一个是米拉山口,海拔5013米。刚刚下过雪。山口的雪景与山口下的风光,感觉一天经历了四季。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真正的原生态)

在山口看完雪山风光,照完相准备上车的时候,有藏民向我兜售冬虫夏草。在拉萨,冬虫夏草250元一克。在这里100元一克。我正在看,导游过来用英文对我说fake, fake。导游是藏民,他不能当着藏民的面说这是假货。我迟钝了一秒钟才突然醒悟,会心一笑。没想到英文在这里派上用场。

在林芝还去过另一个山口,叫色季拉山口,与米拉山口差不多。专门提出来写是想拉一张照片出来示众。好端端的石碑上大张旗鼓地涂着各种到此一游的名字,实在是大煞风景。

 
(可恨的涂鸦)

原来的安排是要绕道去看巴松错。可惜由于下雨塌方(过雅鲁藏布江时没赶上,现在赶上了),巴松措关闭。导游安慰说,前面已经看过羊卓雍措与纳木措,巴松措不看关系也不大,我们改去卡定沟。

卡定沟比较有名的是卡定瀑布,到了那里我睁大眼睛看了半天也没看见什么大瀑布。导游指着远处山上一条细水流说,那就是。虽然我努力克制,但失望的表情肯定暴露在脸上,那实在不能算什么大瀑布。导游赶紧解释说,雨季来了以后,瀑布会很大。又看了一下那条水流下的地方,再大的雨季也不会有什么大瀑布。我们这行人都是多次看过尼亚加拉大瀑布的,这个小水流实在不能让我激动。

瀑布没有什么看点,但附近有个“世界柏树王园林”还算比较有特色。里面有一棵据说是2600年的柏树。那柏树很壮观,估计其底部10个人合抱都抱不住。我看见树前的牌子写着:树龄2600年。我心里在想,居然比孔夫子还老。导游过来说,释迦牟尼在的时候就有这棵树了。不同的文化背景,参照系都不一样。

 
(2600年的柏树)

林芝的文化中心在八一镇。八一镇不大,只有三万多人。但因为是旅游热门地点,宾馆不少。四星级五星级的宾馆都有。我们在外面耽搁太久,到宾馆的时候已经过了晚上九点。被告知没有房间了。导游拿出我们的预订单,他们说订房间的中介与他们的联络大概出了问题,反正没有房间。这几十年在世界各地走南闯北,订好的房子无端消失了还是第一次。临时现订也不行,因为当时开人代会,所有的房间都满了,而且人代会波及全镇,别的宾馆也没有房间了。导游与他们交涉20多分钟,没有结果。司机在旁边突然冒了一句,他们都是美国人,没房住影响比较大。司机也就随便这么一说,没想到还真管用。服务员看了我们的护照后马上打电话给总经理。总经理说把他自己留的两个总统套房给我们。那总统套房真是大啊,里三层外三层,卫生间都有三个。我从来没有住过总统套房,不知别的宾馆的总统套房是不是也是这个规格。因祸得福,那晚睡个好觉。不过,第二天总经理通知我们,总统套房不能让我们再住,帮我们联系了隔壁的五星宾馆,我们第二晚就住在五星宾馆里,没有增加费用。一路上因为我们是美国护照,关卡重重,麻烦不少。没想到这几本护照还有正作用的时候。我们这几个假洋鬼子居然因此免费升级。

小江南,树木多。积树林之最的叫林海。林芝附近有一个鲁朗林海,第二天的节目就是看这鲁朗林海。这是旅程中本来就安排了的项目。据说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海拔七千七百多米的南迦巴瓦峰。多年的旅游经验告诉我,凡是说“运气好”就可以看见什么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运气不好什么都看不见。这个南迦巴瓦峰又叫羞女峰,很难露出真面目。所以我们到了山口看不见羞女也没有特别失望的觉得运气不好。那个林海倒是可以看一看,但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壮观。从小听样板戏,杨子荣“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这里大概只有气冲消散。我想大概是因为我们从上面看,如果像杨子荣那样身临林海之中,再加上大雪,感觉可能就不一样了。

看完林芝,没有再回拉萨,而是从林芝机场直接飞成都。机场比较小。这可以从下面这个航班显示牌看出来。竟然都是是手写的。

 
(林芝机场的手写航班信息版)

   机场虽然比较小,但机场的功能还是很齐全的。当初文成公主从长安走到拉萨据说走了大半年(也有说走了三年),所以才有“回不去的地方是故乡”的感叹。现在只需一个半小时,就可以通过这个小机场从西藏到成都。几个同学都同时发出对现代化的感慨。刚看完“原生态”就感慨现代化,我们这些现代人还是离不开现代化。

经验总结:
1.   去看林海一定要挑好天气。否则,基本没有太大吸引力。
2.   如果在林芝时间多,应该去一趟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我们没去成,很遗憾。

七.结束语

    九天的西藏行结束了。收获不少,感想也很多。上面主要是写行程与风景,现在写一写行程以外的感想。

大多数人到西藏的目的是去看自然风光,追求原生态。西藏有些地方的风光或许还可以说比较接近自然,比如羊卓雍错的水不能随便洗东西,保持圣洁。再比如南迦巴瓦峰到现在还是处女峰,没有人攀登上去过。但有些地方就完全不自然了。拉萨与别的大都市没有太大区别,纳木措湖边沿岸的彩衣牦牛等等都与自然相去甚远,淳朴就更谈不上了。每个旅游景点都有藏民在厕所门口收钱,两块钱一次。没有人派他们收,就是自己在那里设一道卡,硬收钱。他们只负责收钱,不负责打扫厕所。所以厕所还是原生态,但收费已经与现代化接轨。卖假货的人也不少。提出这些现象不是说西藏到处都如此,只是提醒那些把西藏想象成原生态的人要有心理准备。有人说必须要远离旅游景点,到真正的藏民家才能看到淳朴的民风。对我们这些只逗留很短时间的匆匆过客,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有一点估计与古时候相比变化不大,那就是庙里念经的喇嘛。我曾经在一个庙里与一个18岁的喇嘛聊了十分钟。我问他,成天在这里念经有没有感觉无聊。他说他们每天都要修课,学很多佛学的理论,一点都不无聊。我说,如果允许你到外面世界去享受现代生活,你去不去?他坚定地说,不去。他竟然开始教育我,说我太肤浅,只看到今生。在佛学里,今生实在是太短暂了,他们更看重的是来生或永生。整个西藏行,我不止一次深刻的体会到我的思维与当地人的思维不在同一个维数上(第一次感觉到思维的维字真是妙啊)。从这个角度来说,西藏的环境虽然已经与从前大不一样了,但喇嘛的思维还停留在远古。

    再说一下内地对西藏的援助。援助的效果是明显的,一条条马路,一栋栋高楼,学校,宾馆,水库等等都是在内地的援助下建起来的。可是,我个人认为这些援助缺乏长远的跟进措施。马路是用来开车的,学校需要人教课,宾馆需要人管理,工作等等。但是,从我的观察看来,出租车司机基本上都是汉人。宾馆的服务与管理也基本上都是汉人。据说是因为招不到合适的藏人。因为他们的生活习惯与文化,不太适合有规律的作息制度和工作规章。古人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内地人援助搞好了基本设施,相当于授人以鱼。如果不让他们自己管理运作就没有起到授人以渔的作用。管理工作不知道是招不到藏人还是不愿意招,总之目前这种现象最后只会加深汉藏矛盾,关于这一点我们的司机(陕西汉人)对我们讲了不少。要做长远打算就必须解决些问题。

最后再说一下到西藏旅游的事。从西藏回来后我被问到的最常见的问题是:西藏行值不值。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每个人的情况不同,价值观不同,值不值的问题就没有准数。首先是高反这一关。我有一个朋友去过一个海拔四千多米的地方(不是西藏),高原反应强得一塌糊涂。她说打死她也不会再去一个海拔高于四千米的地方。对这类人来说,西藏绝对不值得去,因为要去好些海拔五千以上的地方,高反更严重,死人的事也时有发生。其次就是西藏的文化,景色在你心中有多少分量。从我个人来说,如果把西藏与中国其它各地的风景放在一起做比较。我觉得可以排前十名。但从文化的角度来排可以排前三(因为别的地方基本上都是汉族文化,没有西藏的独特性)。综合可以排到前五。单从综合指数来说很值得去。但是,一个高反就打退一大帮人。另一个对我来说更严重的问题是效率问题。我们的旅程当中有相当一部分的时间花在坐车上,坐车的时间远远大于观光时间。我前面说过,从高反的角度来说,去西藏要趁早(年轻)。但是,从效率来说,去西藏还是可以再等一等。所以,对“值不值”的问题我不直接表态。先看一看我这篇游记。看完之后对目前的情况有了大致了解,自己做判断去还是不去。

我们去的时候,拉萨到林芝的高速公路基本上要修通了。如果多一些这样的高速公路,再少一些奇葩的速度限制,效率可以提升很多,那个时候再问我这个问题,我就会回答说西藏行绝对值。

  模仿文成公主的歌词来结束这篇游记:

  说去就能去的地方是远方,想回就能回的地方是故乡。

2015年9月5日

附录:西藏行之前的序曲

一.        西宁

    内地人到西藏首先担心的就是高原反应。据说坐火车可以逐渐适应,反应没有乘飞机直接进藏那么强烈。而且,青藏铁路风光无限好。所以,许多人都建议从西宁坐火车进西藏。与几个同学商量后,觉得这是经验之谈,可以采纳。于是从北京直飞西宁。事后发现这两条所谓经验之谈都有商榷余地,这是后话,下面再谈。

  波士顿--纽约--北京--西宁,包括转机,从家到酒店一共28小时。由于倒时差,第二天很早就起来了。沿着宾馆前的一条大街信步游走看街景。西宁市容不错,而且很干净,空气尤其清新。不好的一点是几乎每过一个街区都会碰见要钱的人。看他们(她们)的身体状况完全可以自食其力,但却选择乞讨。

   事前研究过了,西宁的主要看点是塔尔寺。由于时间太早,许多地方都没有开门。8元钱在路边小店吃了早饭,20元钱理了个发。走走停停到长途车站时已经10点过了。买车票前问了一下,25公里的路长途车要走一个多小时,但出租车就快多了。正准备去找出租车,就上来一个出租车司机主动问我去不去塔尔寺。我问多少钱,他说10元。我大吃一惊,怎么可能这么便宜。上车后才知道还有别的人拼车。4个人每人10元,总共40元。出租车很快,40多分钟就到了。
   
塔尔寺比我想象得大很多。这是一个庞大的庙宇群,大的殿堂有几十个,院落上千,房间近万,有四百多年的历史。最早的寺院是藏传佛教黄教的创始人宗喀巴的诞生地。后来到西藏才更多的了解到,由于现在西藏的佛教以黄教占主导地位,所以宗喀巴的地位很高。我们现在知道的两大活佛达赖与班禅都起源于宗喀巴。一世达赖与一世班禅都是宗喀巴的弟子。所以,塔尔寺是藏传佛教的六大圣庙之一。

 
(塔尔寺一角)

    我是散户,没有跟团,参观比较随意。想看的地方就多看几眼,听到旁边别人的导游讲解不错就蹭着听一会儿,不想看的地方就快速走过,两小时左右就看完了。下山刚出门就有出租车问要不要回西宁,这下我有经验了,马上上车。副驾驶位置上已经有人了,后面是空的。司机说再拼一个就走。我不想耽误时间等人,正想说不用拼车了,另一个人的钱我出。就见路对面走过来一个美女。这不是现在通常见到女生就称美女那种美女,而是明星级别的美女,有眼睛一亮的感觉。美女问司机是不是去西宁,司机说马上上车。这下好了,与美女拼车,40多分钟就好过了。

    简单问候以后发现美女是西宁本地人,我就开始向她了解当地的情况。我说西宁的回民比例比我想象的大,早晨走路时满街都是回民。她问了我住的地方后说,因为我的宾馆在东城,那里是回民聚集地。她也住那里,她也是回民。于是我又开始问她回民的问题。我说我在街上见到的回民妇女几乎都带发罩(就是把头发罩起来),她为什么没带?她说她在国营单位上班,别人都不带,所以她也不带。不过,以后结了婚就会带的。我问为什么,她说头发是装饰的一部分,应该只给自己的丈夫看。我说,我对穆斯林不是太了解,说错了请你谅解。我觉得穆斯林对妇女不是太尊重,并举了一些例子。她说这都是我们汉人的误解。她自己没觉得不被尊重。她们的所有行为都是自愿,没有人强迫。就像带发罩,她自己愿意带。就这样一路上聊下来,很快就到了。司机还要拉人去塔尔寺,就把我们仍在长途车站。我只好继续打车去旅馆,美女说她也去那个方向,而且比我还远,继续拼车,继续聊穆斯林文化。没想到去看藏传佛教的塔尔寺却意外的长了不少对穆斯林的了解。一个人花40元打车本来不是什么问题,但就不会有这额外的收获,可见拼车也有拼车的好处。

    回到宾馆,发现我的同学要到六点才到,我还有三个多小时空闲时间。闲着就要睡觉,必须找点事来做。问了一下大厅服务员,说是附近有一个马步芳公馆很值得看,而且步行不到10分钟。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去看一下吧。

    马步芳是解放前的青海王,在青海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从他爷爷为清王朝干活开始,他们马家就是青海的第一霸。传到他那一辈又有了发扬光大。马步芳在蒋介石那里得到重任是因为他几乎全部剿灭了西路红军。据说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是要着饭回到延安的。

以前听说过马步芳的名字,但了解不多。他过去的公馆被改成博物馆,参观时又有了更多了解。成都附近的刘文彩庄园也改成了民俗博物馆,看来这是全国通例。马公馆的一个特色是大。院落一个接着一个。还专门有女眷楼,副官楼等等。有一个玉石厅内外墙都是用玉修建,奢华之极。他喜欢收集根雕,院内到处都是其收藏品。最有特色的是一个孔雀开屏似的树根,包括椅子在内全部是一个整体。

 
(包括椅子在内的整体根雕)

晚上其他的同学来了。吃过晚饭没地方去,看见广告说有大型文艺节目【西部风情】,于是兴致勃勃地去看。结果是大失所望,基本上就是一个放大版的二人转,完全是走低级趣味的路子,几乎没有亮点。正好我在倒时差,直接就在剧场里睡着了。

经验总结:
1.   塔尔寺很值得去。
2.   如果有机会应该单独去一趟青海湖。我没有时间,没去成。

二.青藏铁路线

到拉萨的火车是下午一点过。第二天上午又在西宁转了半天。几件小事给我感受很深,坐出租不小心给了两张10块,司机主动找回来。东西忘在餐馆里,过了半小时去找还能取回来,诸如此类的小事还有好几件,给我的感觉是这里民风很淳朴。

淳朴的民风到火车站嘎然而止,车站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大兵。而且持美国护照的人要特别检查进藏证。感觉比国际海关还严格。

西宁火车站很大而且气派。不过,去之前有人告诉我们说这是全国最大的火车站,感觉它还当不起这个“最”字。

 
(气派的西宁火车站)

火车站气派,火车也不错。我们的卧铺车厢收拾的干净整洁,厕所也没有太重的味道,完全可以接受。同卧铺间的还有另外两人。一个当过兵的小伙子,主动帮忙放行李,感觉人很不错。另一个是20岁左右的小姑娘。大概是昨天在西宁遇见的女孩太漂亮,造化主想平衡一下,今天这位是另一极端。本来,只要说话有趣,长相不是很重要。但这个小女孩讲话不太着调,上铺的公共行李空间也被她占掉一大半。所以我自己也与昨天的讲话量平衡一下,基本上没有讲话。

    没有美女有美景也行。从青藏铁路进藏的第一优点据说是沿途风光无限好。凉州词里“葡萄美酒夜光杯”写的西域边寨风情应该就在这一带。可惜事实与传说完全脱节。窗外到处都是光秃秃的,虽然牛羊不少,但因为季节不对,草还没有长起来,“风吹草地见牛羊”的景色仍然只是传说。又说火车路过青海湖,风景不错。可是火车过青海湖不停,在车上只能看见远处一滩水,没有任何观赏性。最后就是可可西里。且不说可可西里从车上看不出其风光,我们甚至连它的影子都没有看见,因为是晚上经过那里。所以,青藏铁路风光优美的事在我这里完全不成立。

 
(车外除了黄土,依稀可以看见羊群)

    没有风光可看,又要坐22小时,只好自己找事情做。几个同学拱猪,一轮下来到了晚餐时间,于是到餐车进餐。4人一桌是300元。那菜在外面是绝对不值300元的,但考虑到火车上货源来之不易,300元可以接受。大家暂时没有什么高原反应,食欲很好。一桌菜被吃得干干净净。一张照片发到同学微信群,大家称之为国外回来的饿狼光盘族。

    前面说大家还没有什么高原反应,似乎是验证了走青藏铁路的第二个优点,海拔逐渐上升,可以逐渐适应高原反应。但是,这个优点要成立必须依赖一个假设,那就是从西宁到拉萨的铁路逐渐上升。西宁海拔2600米,拉萨海拔3600米。如果铁路逐渐上升,22小时后,不知不觉就升了1000米,当然不错。实际的情况没有这么理想。从西宁到拉萨,必须要翻过唐古拉山,海拔5千多米。而且一翻就是3个多小时。等于是有三个多小时在5千多米的地方呆着, 这比拉萨还要高很多, 许多人都受不了。前面过格尔木车站,大家都兴致勃勃地下车去照相留念, 后面到那曲的时候,下去的人就很少了。

  翻唐古拉山的时候正好是在夜间,大家有反应都睡不着。 虽然列车长广播说火车会供氧,但似乎帮助不是很大,我们整节卧铺车厢没有听说有人睡着了。直接的结果是第二天到拉萨的时候头昏脑胀,情况比坐飞机直接飞拉萨还要糟糕。所以,走青藏线可以逐渐适应高原反应这一条也不成立。

事后看来,最好的线路应该是先到林芝。那里号称西藏小江南,到处一片绿油油。氧气丰富,两千多米的海拔基本上没有什么感觉。从那里再坐车去拉萨,虽然要翻一座五千米的卡拉山口,但时间不长,还没有什么感觉就过去了。我有同学就走的是这条线路,感觉很好。

经验总结:
1.   为走青藏铁路线多花了两天时间,完全不值得。有这两天时间可以安排在西藏去珠峰大本营。
2.   进西藏最好的线路是从成都直飞林芝,从林芝进拉萨,高反比较容易适应。


« Last Edit: 六月 19, 2017, 01:36:14 pm by 万精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