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关于中医的一段对话  (Read 2400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29
关于中医的一段对话
« on: 一月 25, 2013, 02:27:51 pm »
关于中医的一段对话
万精油
2013-1-24


中医是一个敏感话题,任何关于中医的话题一上网,马上就引起一场战斗。这情形近似于宗教。有鉴于此,我几乎从来没有写过关于中医的文章。

前几天在一个聚会上,有一个中医信奉者大谈中医,我就与他聊起来。没有想说服他的意思,但这个话题总比当时其它八卦话题有意思。没想到聊完以后他说,你的思路比较独特,应该把它写下来。

其实我没有什么独特的思路,只不过因为学数学的原因,养成了对任何一个结论都喜欢考虑它的方方面面。数学教会了我严谨。我与这位姓张的朋友的讨论也基本上就是这个路数。既然这个路数对他有用,写出来或许也会对别的一些人有用。当然,网上不比私人聚会,这文章贴出来换来的是板砖还是玉石我就没法预料了,随它去吧。下面是整理后的对话。

----------------------------------------
张:我的一个表兄的太太得了一种病,多次看西医无效,后来得了一个中医偏方,几副药下去病就好了。中医真是太神奇了。
万:这不能说明那偏方有用。说不定有其它什么原因。
张:你没听清楚吗?我说的是她多次看西医无效,后来吃了几副这个偏方的药就好了。
万:如果你感冒,吃了6天中药都不好,第7天吃了一片西药感冒就好了,你能说是西药的作用吗?
张:当然不能。大家都知道感冒治不治都是7天好。第7天感冒好了与吃那片西药无关。
万:那你怎么就能肯定你表嫂的病好了与那个偏方有关呢?
张:嗯,这个,我表嫂的病不是感冒,不治是不会好的,好了就肯定是因为那个偏方。
万:你自己也觉得这个回答有点勉强吧?我并不是肯定地说你表嫂的病不是那个偏方治好的,而是说不能肯定是。这个不能肯定是和肯定不是还是有区别的。
张:照你这么说,总有不定因素存在,没有什么可以是肯定的,西医治好的病也不能肯定。
万:如果有比较的话,还是可以排除很多不定因素的。
张:怎么个比较法?
万:比如,你知不知道有没有别人也用这个偏方治好了同样的病?更进一步,有没有别的人吃了这个偏方没有治好同样的病?
张:这个偏方能够流传肯定是因为治好了很多同样的病。至于那些没有被治好的例子,没有人会去讲它,当然我们也无从知道。
万:这就是问题之所在,没有治好的例子都被忽略了。
张:忽略也好,不忽略也好,只要有成功的例子就说明它有用,哪怕只是对某些人,某种情况有用。有多少例子被忽略又有什么关系?
万:被忽略的例子有多少,这关系是很大的。
张:怎么样大法?
万:你知道星期一足球吗?
张:你说的是Monday Football 节目。每个星期一电视上播放的足球赛实况?这与中医有什么关系?
万:你知不知道有赌场接受对这个比赛下赌注。赌对了就能赢钱,赌错了就赔钱。不过赌注必须在比赛开始十分钟以前下,过了这个时间就不接受下注了。
张: 那又怎样,还是不知道这个与中医有什么关系。
万:假设过去十周每次开赛前五分钟你都收到一个Email,告诉你比赛结果。而且,过去连续十个星期它都懵对了。也就是说Email说哪个队胜,后来真就是那个队胜。
张:如果双方实力相当,连续懵对十次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万:我当然也知道这是几乎不可能的事,否则就不会用它做例子了。现在假设这件几乎不可能的事发生了。第十一个星期开赛前头一天,送那个Email给你的人又给你送一个Email,说如果你付他1000块钱,他现在就告诉你明天比赛的结果。你干不干?
张:当然干了。连续10次都被他说对,他肯定知道什么秘密。付他1000块,马上去赌场下注,很容易就赚更多的回来。这种肯定赚的事当然干了。
万: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实际上你上当了。
张:此话怎讲?
万:从你眼里看,你每周只收到一个Email。你不知道的是他同时给许多人发Email。比如,十周前他给1024个人发Email,其中一半说A赢,一半说B赢。总有一半是对的。下一周,他只给上周被他懵对了的那些人发(有512人)。这次他也是一半说A赢,一半说B赢。同理,总有一半是对的。如此下去,最后总可以有一个人收到连续十周都懵对的Email,那个人就是你。
张:也就是说这个人其实什么秘密也没有,只要照这个步骤办就可以保证连续十周都懵对。
万:你总算明白了。
张: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偏方只是懵对了,实际没有什么功效?
万:我没有这么说。我只是说,单单从一个成功例子不能说明那个偏方有效。
张:照你这么说,西药治好了病也不能说它有用。
万:单单一个成功例子当然不能说明它有用,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但是,如果我们有很多例子,成功的和不成功的对比,就可以大致判断哪些是有用的,哪些是凑巧。
张:这是不是就是西药开发时做的临床试验?
万:原来你知道得很多啊。
张: 只是听说过“临床试验”这个名词,其实不知道具体内容。
万:这个临床试验(Clinical Trial)要仔细解释太麻烦。简单说起来,就是药检。
张:不要简单说,仔细说一说。
万:一个药在做临床试验以前,应该都在动物身上试过了。要用到人身上,第一关心的就是它有没有副作用,有没有毒性。这是临床试验第一期的主要工作。这一期通过了,才来检验它是否有效。
张:听起来还很麻烦,但我还是不懂怎么检验一个药真有效。
万:第二期主要是检验它是否有效时,不过只在少数人身上试。真正要得到批准还要做第三期,要在更多的人身上试(往往是上千人)。做的人多,才可以去掉各种偶然因素。
张:哪些偶然因素?
万:说“偶然因素”其实不准确,应该叫“不定因素”。比如有些药只在某些人身上有效,试的人多了就可以发现。
张:发现了是不是这个药就不能通过?
万:那也不见得,可以改申请。只对某种人用这种药。比如有种治肺癌的药,只对东方妇女有用。这个药在日本可以通过,在美国却不能完全通过。
张:还有这种事。
万: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不定因素就是“心理效应”。有些药本来没用,但吃的人如果觉得有用,他或她就会产生有用的心理,这种心理确实能对一些病产生影响。而且这种影响还很大(统计上不可忽略)。
张:这下麻烦了,心理影响这种事怎么能判断的出来?
万:对付心理影响的办法就是不告诉用药的人这个药是不是真药。真药假药混在一起,有些人用真药,有些人用假药。为了完全杜绝医生不小心泄露信息,有时连医生也不知道用的是真药还是假药。这就是所谓双盲试验。只有设计实验的人知道哪些人用的是真药,哪些人用的是假药。等数据收起来再分开。如果有什么心理作用,用真药的与用假药的都有。
张:虽然麻烦,看起来也确实需要这样做才能区分真有效还是假有效。
万:其它还有很多细节,但基本思想就是对各种情况做比较。现在的新药要上市,都必须要走这一步。
张:要证明中药有真实效果大概也可以这样搞,真正有效的东西是不怕检验的。不知道有没有中医这样搞?
万:听说有人想搞,但不知道具体情况。顺便说一下,药检过了三期就可以开发了,可以卖药了。但临床试验还没有完。还有后期跟踪,所谓四期,五期。因为有些副作用潜伏期很长,所以后期跟踪可以拖到十几年或者几十年。中药的副作用问题又完全是另一个问题了,。。。
张:扯太远了。我们不谈中药的副作用问题,接着谈正作用。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中医很难搞大型临床检验。
万:为什么?
张:中医是很个性化的。每个人看中医都要经过诊断,什么“望闻问切”之类的,不可能大家都统一划齐,用同一种药同一种分量来试。
万:这是你今晚说的最有水平的一句话。
张:所以你就没有对应了?
万:不是没有对应,而是要分开来说。
张:什么意思?
万:我们开始讨论的是治某个病的偏方,也就是说凡是得了这个病的都可以用,所以前面的讨论都有效。你现在加上“望闻问切”,问题已经改变了。
张:OK,前一个问题就算你对,讨论结束。现在这个新问题你怎么解?
万:当你夸中医神奇的时候,虽然用的是它过去成功的例子,但你真正关心的却是它以后的成功。对不对?
张:没听懂。
万:假如中医过去治好了无数疑难怪症,但它从此以后什么病都治不好,是不是就不那么神奇了?
张:那当然。我们当然关心的是它以后能不能治病。
万:要想以后成功就必须要有规律可循。就拿你说的“望闻问切”来说,诊断完了就要下药。在某种脉况,某种苔色等各种条件下应该下什么样的药,必须有这样的规则可循以后才可以治病,不能随意乱变,对不对?
张:还有其它很多条件,比如气节,年龄等等等等。
万:不管再多条件,总必须有规可循,不能随意乱变,对不对?
张:那当然。
万:即使有新情况,也要找出某种规律出来,以后可以遵循。
张:那当然。
万:只要有规可循,我们就可以做实验来比较。虽然这个实验会复杂得多。
张:那不是一般的太复杂了。
万:复杂是复杂,但理论上还是可行的。
张:那你设计一个实验来看一看。
万:这还是改天吧,哈哈。
张:不过我觉得中医个性化比西医一刀切更先进。
万:先不先进的问题我们不说,在某些情况下,个性化确实有它的优点。实际上,西医也开始有人搞个性化了(Personalized Medicine)。前面提到的那个治肺癌的药,当人们发现它对东方妇女特别有效时,就去研究为什么。东方妇女有什么特色?
张:研究结果是什么?
万:那个药对一个某个基因有变异的人比较有效,而东方妇女(Asian)中这个基因有变异的比例比西方人高。
张:所以,只需要查这个基因变异就行了。
万:现在的西医个性化有很多都基于基因,这样的个性化比“望闻问切”要科学得多。
张:什么叫要科学得多?
万: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今天我想说明的思想就是一个,没有比较,成功的个例不能说明问题。
张:这一点我现在也很清楚了。
----------------------------------------

对话其实还有很多,比如关于中药的副作用,比如重金属问题,最近出现的马兜铃酸问题等等。如果都包括进来就太长,影响中心思想。以后或许再写一个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