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ZT: 回国游记之成都印象  (Read 7547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31
ZT: 回国游记之成都印象
« on: 九月 01, 2010, 11:57:46 am »
Original from: http://blog.creaders.net/hu_ren/user_blog_diary.php?did=67250, with many photos.

======================================

回国游记之成都印象(1)-- 百年老店盘飧市 2010-08-13 21:47:28   
   
 
 
在享有“天府之国”美名的四川首府成都的闹市区中最繁华的商业步行街“春熙路”一带,有着众多“中华老字号”的成都名小吃:钟水饺、赖汤圆、夫妻肺片、韩包子、龙抄手等等。他们传承着这座城市独特的饮食文化气质。我第一次来到成都探亲访友,便被安排在春熙路尽头的“百年老店”-- 以腌卤菜闻名的“盘飧市”,体验一下与我们平时所熟悉的麻辣风格不同的另一类川菜。

 

在紧邻春熙路边和王府井商圈的川剧院附近,耸立着“太平洋百货”、“王府井百货”这样的现代化大型百货商场。从人行天桥上穿过车辆拥挤的华兴街,便可看到一座仍然保留着传统气息的中式三层小白楼。这里就是“盘飧市”。紧邻着它的另一座二层楼式建筑里,还有着久负盛名的“龙抄手”。

 

“盘飧市”的“飧”读sūn(孙,一声),意为晚饭,亦泛指熟食、饭食、菜肴。店名出自杜甫在草堂写的《客至》中的“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
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

 

诗人的诗文大意是说:俺家草堂前后都是春水,每天只看见一群群的白鸥游浮在水面。院中的花间小路因为没有来客而懒着打扫,简陋的大门今天是因为您才打开的。因离集市太远,盘中的菜肴并不算丰盛,因为家贫杯中只有未过滤的旧酿酒(您就将就将就吧)。要不咱们把邻居老头叫过来一起喝,隔着篱笆叫他来一起干尽杯中酒。

有不少成都人或外地人会把“盘飧市”错读、错写成“盘餐市”。如果你google查一下“盘餐市”就会发现把杜甫的诗写错成“盘餐市远无兼味”的大有人在。

 

说是“百年老店”,其实盘飧市建立于1925年,在1949年前便已十分有名。盘飧市以出售卤制的肉类为主。后来同售川菜,增设雅座,同样顾客盈门。该店一楼为大堂,楼上设包间,外面还有外卖窗口。

 

盘飧市有秘制卤汁配方和繁复的制作过程,其腌卤制品干净卫生、处理彻底、选料精良、具有特殊香味,非其他卤品店可以比拟。盘飧市的卤制品中特别受欢迎的有卤排骨、猪尾巴、卤鸭舌、鸭翅。川菜中受推崇的有咸烧白、卤拼、柠檬藕片、开水白菜等。据说这里的川菜属于传统正宗型,可以品尝到怀旧的正宗川菜。由多种卤菜组成卤拼几乎是每桌必点的特色菜,“开水白菜”则是吃了油腻、麻辣后最好的清胃之物。用多种香料及中药,又经过煎、熬、熏、蒸等过程特制而成的招牌卤菜猪尾巴、排骨更是一般卤菜店买不到的。

 

也正因为如此,店门边的一幅对联生动、有趣地总结了这些特点:

 

  上联:百菜还是白菜好

    下联:诸肉还是猪肉香

 

希望下次去成都玩的朋友,千万不要错过这一老店.

 
 
成都印象(2)-- 四合院之宽窄巷子 2010-08-31 22:25:38   
   
 
 

四合院这种建筑在中国北方(尤其是北京)不算稀奇,但在中国南方并不多见。要是把有四合院的街道说成是成都往昔的缩影,就好比把纽约的中国城说成是曼哈顿的代表一样匪夷所思。不过,有着典型北方建筑特征的四合院群落的“宽窄巷子”,现在正在成为中国西南成都市的“名片”之一,成了休闲成都的“代言人


在成都市区西部的“天府少城”之青羊区,有两条南北走向的大道:同仁路和长顺街。在此之间平行排列着许多东西方向的老式街道,其中最著名的两条就是“宽巷子”和“窄巷子”。顾名思义,宽巷子较宽,窄巷子较窄。窄巷子南边还有一条街是“井巷子”。这里被统称为“宽窄巷”,是成都的著名风景点之一。

"宽窄巷子”上的民宅都是北方的四合院群落,是成都遗留下来的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是老成都“千年少城”城市格局和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也是北方胡同文化和建筑风格在南方的“孤本”。宽窄巷子仿佛还挽留着2300多年的少城之影、传承着200多年的满城之俗。“宽窄巷子”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

那么,四合院为何会落户成都?“千年少城”、“百年满城”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们需要简单地了解一下成都乃至四川和重庆的历史。

先说“千年少城”。

在被秦国(不是秦始皇)统一前,成都原是蜀国国都,而在东部的重庆则是巴国的国都。夹在两者之间的北部(今四川广元)还有一个小国苴国。如果从陕西西安(秦国)向西南方向的四川成都(蜀国)行进,中间就会经过陕西的汉中(楚国)和四川的广元(苴国)两地。

话说秦惠文王(就是车裂法家商鞅的那位,秦始皇的曾曾祖父)更元九年(前316年),蜀国攻打苴、巴联军。苴向秦国求救。苴之所以求秦而不是更近的楚国,就是担心楚与其接壤,请来了就不走了。秦惠王遣相国张仪、司马错等人率兵借苴道伐蜀,将蜀国灭了。秦国旋即又随手灭了巴、苴两国,占据了富饶的天府之国。后来,秦国再拿下楚国的汉中,将秦与巴蜀一带完全掌控,为秦国后来的经济发展和军事战争,提供了有利条件。

灭巴蜀后,张仪开始筑成都城(以及重庆城)。传说张仪筑成都城,开始试图把城墙筑得像秦国咸阳的城墙一样方方正正,结果屡筑屡垮。后忽有一只神龟相助,绕行一周。张仪沿龟迹再筑城,城墙果然站稳。这样修出来的城墙非方非圆,曲缩如一乌龟。就连今天成都市区的街道也是像乌龟壳一样呈椭圆型的。

张仪第一次筑城并没有包围整个成都城区,城墙只框住了东边的一大半,西边还有一片没有被圈进来,于是便有第二次筑城。一座城市被分隔成了两座城,东边的较大,称为“大城”,西边的较小,被叫做“少城”。因此成都就有一大、一小两座城这样的“重城”。张仪筑城是2300多年前的事,因此就有了“千年少城”一说。

现在再说“百年满城”。

1717年(康熙56年),蒙古族的准噶尔部在策妄阿拉布坦的率领下,六千蒙兵进犯西藏,杀拉藏汗,囚达赖。康熙决定进兵西藏。1718年,清廷自四川出兵,但是被击败。1720年,朝廷再度发兵三路平叛,终于在10月进入拉萨,清朝建立了对西藏的直接统治。

叛乱平息后,清廷选留千余满蒙兵丁永留成都,并在原来残破的少城基础上修筑了有42条胡同,灰墙青瓦的四合院,居住着满蒙八旗及其家属。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就是其中的三条。于是这里就被称为“满城” ——不过成都的老百姓习惯了称这片城池为少城,所以这里又成了“新少城”。当时清制规定森严,满蒙官兵一律不得擅离少城染指商务买卖,汉人也不可进入满城。满城在当时就好比今天大陆城市里的驻军大院。

宽巷子在清朝时被称为“兴仁胡同”,为镶红旗的地盘。窄巷子当时叫“太平胡同”,为正红旗驻地。井巷子名为“如意胡同”,后因巷北有明德坊,又称“明德胡同”。辛亥革命后,这种明显具有北方风格的名称在中国一片反帝、反封建的革命风气下,很快又被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所取代,并沿用至今。

有一种说法是:“少城”是成都休闲文化的发源地,其理由是因为八旗子弟遛鸟游乐,喝茶度闲,种草栽花,享受生活,这种风气后来在成都蔓延开去,成为这一城市颇具代表性的市井文化。

光阴荏苒,风雨飘零。又过去200多年,满城、少城早已去无踪影。历代劫难后幸存下来的,这就是这宽巷子和窄巷子。宽窄巷子是老成都“千年少城”之城市格局和“百年满城” 之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是成都往昔的缩影,记忆中的符号。这里仿佛向世人讲述着老成都的市井百态、世事沧桑。

2003年,成都市对宽窄巷子进行主体改造,在保护原真建筑的基础上将该区改造为具有浓郁巴蜀文化气氛的,集旅游、休闲、文化、商业为一体的复合型街道。他们号称这里是“老成都底片,新都市客厅”。2008年6月14日,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后的一个月,宽窄巷子改造工程完工并正式亮相(井巷子仍在改建中)。

改造后的宽巷子主要经营特色餐饮、茶艺,展现传统四川的巴蜀文化;窄巷子主要汇集了西式餐饮、咖啡(如“星巴克咖啡”),表现中西合璧的特殊文化;井巷子则主要布满酒吧,体现时尚与传统并存的现代文化。用成都人的话来说是“闲在宽巷子、品在窄巷子、泡在井巷子” 。的确,在各自长约200米的青石板路上一路走去,是各色茶铺、菜馆、酒吧、咖啡屋。茶、书、字、画、布、餐、饰、绣,各自成一统。有人觉得怀旧,有人感到时尚,有人认为古老,有人看到洋气。成都人甚至自己喊出了“成都最中国,宽窄巷子最成都” 这样的口号,并将其铸成铜字,嵌在宽窄巷区入口的门楣上。

目前已有大批国内外商家进驻宽窄巷子,酒吧、餐厅、茶馆、咖啡厅。他们的目标似乎是上海的“新天地”。至于这种将原来的“满城”改建成今天这样的大杂烩是否恰当,肯定是众说纷纭,见仁见智,毁誉参半。

经一年轻主人的许可,我随随意进入了一家四合院。进入正门后面对院子的,是一面写着蒙文的墙。这位主人是蒙八旗的后代。院内的旧家具与我所见过的南方家具并无两样。虽然大院外面的门面都被政府统一修缮过,不过大院内仍是比较陈旧。做为游人,我们可能都“自私”地希望这里保持着原样,可做为每天都要生活在这里的居民来说,现实可能逼着他们希望改善生活条件,并将各类游客(以及他们的钱)都留住。

不过,宽窄巷子成了老成都的一处活景观。它拥有原生态的老街、老房、老树、老院,更保留着老成都“慢生活”的百姓万象。在大陆许多地方都在全面都市化的今天,这里的老人依旧可以端把竹椅,摇着扇子坐在巷口摆龙门阵;夏天的傍晚,家家户户还可在家门巷口乘凉、打麻将。

今天的宽窄巷子,时尚潮流并进、古韵旧影犹存。来成都的游客,这里是一定要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