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ZT: 刘文彩不能算恶霸  (Read 9825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31
ZT: 刘文彩不能算恶霸
« on: 三月 28, 2010, 02:45:30 pm »
我在 千里江陵一日还 -- 地主庄园 曾经提到过地主庄园和刘文彩,这篇文章讲得更详细。

===============================================
ZT: 刘文彩不能算恶霸 

by 愚人

刘文彩的故事我比较了解,原因有三:

1)我去“刘文彩地主庄园”两次。第一次是1965年阶级路线和阶级斗争学习高潮里,由班主任组织步行一百多里去大邑安仁镇刘氏庄园接受一次深刻的政治教育,在那里,看见四川美院刚刚出来的大型泥塑作品“收租院”,参观了水牢,听了对刘苦大仇深,时任唐场公社党委书记冷月英受刘拍害报告(不久后,冷又在成都各中学阶级教育高潮里到我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再重复报告一次)。第二次是1970年初,在军垦农场劳动时,时农场驻地在大邑高山镇,距离安仁镇约20里,部队组织徒步拉练兼接受忆苦思甜教育,参观一次刘氏庄园。

2)两次参观刘文彩庄园时,都见到我三舅。第一次时任安仁中学书记,第二次时被打倒,正在家徒四壁的屋里呆着。他原是川大学生,因参加地下党,土改后不久在安仁中学任校长,书记(平反后任大邑县长,离休前任双流县委书记),当然对刘文彩的事情非常熟悉,其实,安仁中学就是刘文彩建的,当时的批判是,刘文彩欲笼络人民,在乡间搞个德政--兴学出来欺骗人民,当然也是执行奴化教育。安仁中学是解放前大邑县最好的中学,超过县城里所有中学,至今亦然。

3)还在第一次参观刘文彩庄园以前,1963年,我已经读到《四川文史资料》里的解放前四川军阀当事人邓锡侯等统战对象有关刘文辉、刘文彩兄弟,以及其侄儿刘湘(辈份上是二刘之侄,但年龄上比二刘都大)发迹与恩怨,以及政治业绩的诸多回忆,时文辉尚健在,名义上任林业部部长,实则无任何有效权力。

4)第二次参观刘文彩庄园后,曾在一个周末,单独一人去一个下乡插队同学家玩(也在唐场公社),他把当时仍健在,目睹过刘文彩和冷月英,还有一个万某的贫下中农老农对刘氏与冷等的看法告之鄙人,我还清楚记得那天在他住的茅屋里,他招待我的清炒苕菜(巢菜),那是我一生里吃过的最美味野菜之一。

谈谈综合各方面对刘文彩先生的看法:

刘文彩不是恶霸,甚至不是霸,只能算豪。

刘文彩的发家史比较特殊。刘氏是清末民初大邑县望族,世居大邑安仁镇。刘文辉早年就读保定军官学校,返川后在民初四川军阀混战里崭露头角,任24 军军长。比较有政治头脑,后为军阀盟主,曾一度控制以省会为中心到川南富庶地带。30年代初期,被其侄儿刘湘(也来自大邑刘家)击败,旋退出成都,被迫将防区移驻川边特别行政区,先驻雅安,再移康定,成为西康建省时第一任省长,终其省长任上,于49年岁末率西康党政“起义”,解放后官拜林业部部长,政协、人大委员,文革中病死。

在刘文彩主政四川军政时,其兄刘文彩任24军田粮处长,驻川南自流井(抗战初成为自贡市)、泸州等地期间,为其搜刮川南盐税以充军实。时四川军阀战争中最为激烈的争夺地就是川南,因川南有自流井,贡井大宗盐税可资军实。也就在这段时间,刘氏家族的财富迅速膨胀。

24军在1932年经著名成都巷战被驱逐出成都以后,刘湘怜起为小侄叔之故,允其在西康落脚。西康苦寒,系不毛之地,文辉军饷严重不足,乃在西康开矿及种植鸦片。民初四川军阀混战的特点是,颇为“文明”,各军阀只在战场上杀死杀活,只要通电下野解除兵权,或逃窜边远割据,皆给予生路,不斩尽杀绝,更不株连亲属。甚至可以在省城等地兴建公馆(私宅园林)。最可笑的是,各方军阀打仗,其敌对亲眷却在成都公馆里作方城之战(麻将)。文辉败后,文彩乃退居大邑老巢,拥田园美妾,外示终老林下,内则继续为身处西康荒芜之地的老弟筹集军费,其中最重要的事务为乃弟董其鸦片交易。

刘湘为蒋氏所倚重,先是,1935年蒋氏借追红军入川,欲统一各路豪杰。而刘湘亦欲借中央名义号令尚未完全统一之全川,于是自归国民革命军名下,被蒋拜为四川省府主席,旋即所有川军各系皆入国民军麾下,文辉亦然。然文辉为湘所败,湘自投蒋氏,文辉遂不满南京中央,此不满情绪甚至波及西康政务。初,文辉方任西康政务委员会主席,锐意经营西康。首要之务,在驱逐连年蚕食西康边境之西藏达赖军,中央亦认可文辉行动,命文辉与青海马步芳从南北方向夹击猖狂入侵之敌。而文辉移防康区之先,藏军包围西康边陲重镇巴塘,赖格桑泽仁之康民自卫军全力守城,解巴塘围,后更主动邀击藏军,北击藏军到德格一线。文辉击败甘孜一线藏军后,竟解除格桑军权。格桑受巴塘军民拥护,不服文辉约束,乃只身潜往南京。中央遂授格桑国民党特派大员职,返巴塘后,却被文辉冷置,直至 1942年格桑逝世。由是文辉与蒋在西康政治上有隙。1940年,文辉在成都方池街公馆秘密会见时任共产党四川省书记的董必武一行,达成在康定军部设电台一台,随时向延安送重庆政府的机密的协议。于是文辉“起义”其来有自,解放后文辉在诸统战对象里历任要职事出亦有因。

文辉在西康主政期间,整顿地方政治,安宁西康藏人(姑按现时说法,认为是藏人,当时称康人),兴学,开矿,驱逐达赖叛军,维护西康民族团结上都有功中华。然文辉种植鸦片,通过其兄文彩贩售,毒害内地百姓,始为川民切齿,虽有可理解之处,终为其污点。

文彩为其弟贩鸦片自是其罪恶之一,无可原宥,但此罪也与其弟文辉有关,非为主犯。

文彩在大邑蛰伏期间,未闻有为富不仁之事。盖以文彩至刘家之富实不必与升斗小民作缁铢计较,况田亩租金与鸦片毒品销售之差不啻天壤。文辉西走康定之后,文彩诚富,贵则不足。笼络乡民是实,欺压乡民则大可不必,俗话曰:好兔不食窝边草也。文彩为大邑首富,又兼著名乡绅,归田以后,不免钓誉,于是兴安仁中学,修桥铺路之事亦有之,亦数千年乡儒之惯例,革命人受革命教育,不悟历史国情,将文彩作为阶级教育之典型,多有丑化不实之处。实际上,文彩多居成都公馆,盖自晚清后,川西平原大地主多居省城,时称“粮户”,遥控收租,显见与乡民接触,故亦鲜有与乡民私仇冲突者。

或曰,刘氏虽远居成都,然其虎狼管家仗势欺人,鱼肉乡民。此亦或有之,但未必严重,如设水牢等私刑即是。

鄙人两次参观水牢,第一次即生疑惑。以余审之,其实不过一夏季简易畜藏猪肉之地窖,大约深及四米许,水泥彻成,有阶梯下,面积十米而已,即使作私牢,也大小有限,且阴冷暗黑,不见天日。

据当时鄙人知青同学曰:老贫农说,冷月英夫妇解放前系唐场农村一雇工,出了名的泼妇,其家屡欠租金不还。后被刘家管家逮至庄园问罪,冷出言不逊,被管家暂时投入地窖以示惩罚,后即放归。解放后,冷以响当当的雇农身份,活跃于农会,被同辈贫农讥为“流前进”(四川土语:谓拙劣地自我丑表现)。后阶级教育忆苦思甜时,冷遂受重用,在全川四处报告,每次皆声泪俱下。记得鄙人第二次在中学大会见到她申诉时,见其落泪辛苦,不免疑问:此人一天要作几次报告,故也要流几次泪,泪不干否?冷年约四十,干瘦面黄,典型的四川村妇形象,夤缘出名,不过政治需要而已。后文革一来,见大邑当地群众大字报披露,与冷其名之万某,竟是文彩庄园管家,伪造历史,乔装打扮为受刘家欺负之贫民。冷亦曾受刘家优惠,欺负更贫苦乡民云云。公社化后,冷、万分居唐场公社党委书记、副书记要职,文革一到,双双被揪出批斗,世事之变换莫测,可见一斑。

刘文彩庄园乃川西一著名园林,园内草木扶疏,群莺乱飞,楼台庭阁别致,尤以后花园小姐楼处最为雅静。园面积不算大,远逊石崇金谷园,文彩曾在此园接待其弟文辉。收租院在庄园大门内照壁处,我见到时此处有美院泥塑作品,确是不错的艺术品,可惜并非历史事实。此院后改名川西民俗博物馆,再改名为刘氏家族博物馆。电视剧《暗算》演解放初期,密码队驻地的外景取此处,闻08年地震后,猪坚强被转移居此。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31
《收租院》群雕
« Reply #1 on: 三月 30, 2010, 12:27:24 pm »
《收租院》群雕

抛开政治因素不谈,这些雕塑的艺术性都相当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