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ZT: 成都人的喝茶  (Read 7514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31
ZT: 成都人的喝茶
« on: 七月 24, 2009, 09:15:58 am »
成都人的喝茶  by  愚人


虽然成都(四川)是全国最早品茶的地方,西晋张载的《登成都白菟楼》是中国第一首涉及到品茶逸趣的诗:

“重城结曲阿,飞宇起层楼。累栋出云表,峣(上山下檗)临太虚。高轩启朱扉,回望畅八隅。西瞻岷山岭,嵯峨似荆巫。蹲鸱蔽地生,原隰殖嘉蔬。虽遇尧汤世,民食恒有余。郁郁小城中,岌岌百族居。街术纷绮错,高甍夹长衢。借问杨子宅,想见长卿庐。程卓累千金,骄侈拟五侯。门有连骑客,翠带腰吴钩。鼎食随时进,百和妙且殊。披林采秋橘,临江钓春鱼。黑子过龙醢,果馔踰蟹蝑。芳茶冠六清,溢味播九区。人生茍安乐,兹土聊可娱。”

其中一句“芳茶冠六清”歌颂了品茶,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文人歌颂品茶。但是两千多年历史的烽烟,早已将成都茶馆的茶水里的蒸汽融合成完全不同的内容。

成都茶馆里多数茶客喝的是廉价的三花(三级茉莉花茶),非常奇怪,古代成都人最早喝的是加有水果的茶水,唐朝以后,喝的是绿茶,和江南一样。绿茶里川茶最高档的是蒙山茶,曾在唐段成式《酉阳杂俎》里被列为全国第一,至今也还是四川第一名茶,但不知什么原因,清代以后的成都人却喝上了北京太监发明的茉莉香片茶。

成都的茶馆数量大概是全国目前最大密度,坐茶馆的人数也是全国最多的。不过成都人虽然喝茶成瘾,却不是江南文人的品茶,没有那样的雅兴,虽然成都文人差不多和江南文人一样品茶,比如我上一帖子里谈到成都春熙路上的漱泉茶馆,那里面就是品茶。除了漱泉茶馆以外,在成都的几个旅游景点的茶馆里,例如杜甫草堂和望江楼公园竹林深处里的茶苑里,也有少量人品茶。

对多数成都小市民来说,就是利用喝茶摆龙门阵,包括生意联系,或者处理纷争。解放前袍哥堂子之间发生纠葛,其中一方就会向对方下战书:吃茶!吃茶就在当地一家茶馆里纠集两派人员对喝,双方各摆出自己的理由,常常请德高望重的江湖上老人来调解,调解不合,那就得动拳脚了。

以前成都茶馆喝茶,总有一些小贩,手里托着一只大盘,或者手臂上挽着一只竹篮,里面摆上各种零嘴,如司胖子花生米,葵瓜子,五香西瓜子等,也有少量甜食,都是很精致可口的。比如司胖子花生米,就是一种特制的烘好的花生仁,这种花生米小粒,五香淡咸,又酥又脆。

至于你说的泡生姜之类,成都人是不拿上茶桌的,那是小饭馆里的吃食。有些成都茶客可以整天泡在茶馆里,一直喝到茶水变成清水,但茶倌仍然会不厌烦地给他掺茶,甚至有些茶客为了节约钱,自带茶叶来茶馆喝茶,而茶倌依然耐心地给他掺白开水。这样的风气恐怕现在已经被破除了。这些人喝到吃饭时间,就会把茶盖放在竹椅上,表示这个茶桌已经被占用,外人不得用。他只身回家,或者就近的餐馆吃饭,吃完饭继续回茶座喝茶。

我父亲很少到茶馆喝茶,他喝茶也是因为带我们兄弟姊妹去公园玩累了,找个歇脚的地方罢了。我曾经问过我父亲,那些人为什么不回家喝茶,不也一样吗?父亲回答说,家里喝茶没有情趣,那些人图的是茶馆的热闹,不为茶馆人声鼎沸所烦,却充耳不闻。再者,父亲补充说,茶馆里的水质好,家里不行。那时成都多数家庭都使用井水,井水里含有较多的硝,不宜泡茶。那时成都的茶馆里的茶水都是由水夫从城外锦江打上来专供茶馆用的。

母亲给我说,望江楼公园里的薛涛井里的水质好,用来泡茶最宜,也许因为薛涛井紧靠在锦江边,地下水与锦江河床相连的原因。但我长大以后,薛涛井已经被封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