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龙门阵]: 运交华盖欲何求  (Read 6125 times)

万精油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Posts: 1829
[龙门阵]: 运交华盖欲何求
« on: 二月 15, 2009, 02:48:23 pm »
运交华盖欲何求

·万精油·

  大清早就被天花板上一串串“扑噜”声给吵醒,原来是松鼠钻进了阁楼在上
面乱跑。上了阁楼才发现通风窗被咬了一个大洞,松鼠进来过冬来了。赶紧去
Home Depot买材料来堵洞。阁楼面积很大却很低,尤其是靠边部分,跪下去也直
不起腰来。要在这里敲钉补片很是不容易,想转身换个姿势,不是碰了胳膊就是
挂了腿。这情形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名句:“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
头。”据说交了华盖运的人命运多折磨。所谓多折磨当然不是在阁楼里补洞这样
的小麻烦,而是人生艰苦,多灾多难。最近读书读到一个真正多灾多难的人,一
辈子没有顺利过,绝对是交了华盖运。我读的文章大多数与数学有些关系,这篇
也不例外。现在把它当龙门阵写出来,一方面给大家添一点饭后谈资,另一方面
也让大家体会自己生活的幸运。

  一年多以前佩尔曼(Perelman)因为解决了庞卡莱猜想而被授予数学界的最
高奖费尔兹奖。在当年的数学家大会上佩尔曼拒绝领奖,在数学界掀起了一个不
小的风波。不过,佩尔曼不是第一个拒绝领费尔兹奖的人。早在1966年,格
罗森狄克(Grothendieck)就因抗议苏联对东欧的侵略而拒绝领奖。不搞数学的
人大概不太知道格罗森狄克这个人。这个人算是数学领域里大牛中的大牛,即使
是在费尔兹奖获奖者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他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数学家
之一。有个故事说他读本科时为了从数学上搞清楚什么是长度、体积这些概念,
竟然独自发明了勒贝格测度理论。后来他想以此迅速混一个博士学位,被告知别
人已经搞出来了,只好另找题目。当时刚得过费尔兹奖的施瓦兹(Schwarts)给
他一篇自己刚写的文章,文章后列了十四个未解决的问题。几个月后,格罗森狄
克把它们全解决了。想象一下:一边是刚得过费尔兹奖的顶尖数学家,一边是从
乡村来的受教育残缺不全的学生。他的数学才能可想而知。他对数学许多分支都
有贡献,最重要的大概要算代数几何,称他为现代代数几何之父也不为过。数学
的东西扯起来就没完,这里就不多讲了。他数学能力上出类拔萃,性格怪异也可
说是奇葩异放,拒绝领奖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他热衷于政治活动,搞环保,反军
备,反核武器。而且不单自己搞,还组织自由团体,成立人民公社。后期甚至完
全放弃数学投身政治运动。一般来说,搞数学的人如同艺术家,性格比大众独特
一些。但格罗森狄克的举动已经超出了独特的范畴,实在是不可思议。怎么会形
成这种性格呢?据说要了解他的这些性格的形成,必需要先了解他的父母。他的
父亲,亚历山大·塔纳罗夫(Alexander Tanaroff),就是我们要讲的那个交了
华盖运的人。

  塔纳罗夫1890年出生于俄罗斯与乌克兰边界附近。十五岁就参加了反沙
皇游击队,到处打仗。不幸的是不到两年他和他的同志全部被捕,他的同志全部
被枪决。因为他年纪太小,被免予处死。这免予处死并不象听起来那么幸运。连
续三周,他每天都被拉出去陪杀场,而且他并不知道自己被免予处死,等于是三
周之内每天死一回,所谓九死一生也没有如此残酷。小小的年纪就受这样的精神
折磨,没弄成精神病已经是大幸了。他在沙皇的监狱里呆了十年。乘着十月革命
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混乱,他逃出了监狱。出来以后他并没有老实做人,而是立
即投身于无政府主义的农民军中,继续为自由而战。很快就又被布尔什维克给抓
住,而且判了死刑,这次没有了年龄的保护。幸好有他的同志帮助,被枪决之前
他逃了出来。越狱时他失去了一只胳膊成了残废。出来后苏联已经没有他呆的地
方,只好跑到西欧,用假护照在西欧各国到处流窜。塔纳罗夫并不是他的本名,
只不过是他最后一个护照上的名字。先是在德国,后来又到法国,相当一段时间
以在街边为人照相谋生。不过他生性叛逆,不愿老老实实地呆在一个地方过平民
生活。法国没有可折腾的,他居然跑到西班牙去帮助人家打内战。他的人生目标
就是为自由、自主而战。在西班牙战败以后他又逃回法国。而这时的法国(第二
次世界大战)也不是他可以安身的地方。首先他被西班牙政府通辑,在法国又是
非法移民,再加上他的犹太人身分,整天生活在恐慌中,真正是“未敢翻身已碰
头”。后来终于被收进著名的Vernet集中营,再被遣送到德国,最后送进了奥斯
威辛集中营。犹太人进了奥斯威辛集中营等着的只有死路一条,他当然也不例外。
在现有的对犹太人大屠杀死难者名单中可以找到塔纳罗夫的名字。

  纵观他的一生,他坐过不同国家的监狱。同一个国家不同朝代的监狱他也坐
过。即使是在监狱之外,他不是在战斗就是在逃亡,真正是磨难重重。华盖运应
该专门给他另立一个分支。据说上帝是公平的,一个霉运总要有好运来平衡。平
衡塔纳罗夫华盖运的是桃花运。他一生都有女人围绕在身边,而且还不止一个。
从布尔什维克的监狱里逃出来靠的就是他的几个女朋友的帮忙。有一次他看上了
一个有夫之妇,他与那女人的丈夫见面的第一句话是:“我要偷走你妻子。”这
个女人就是后来格罗森狄克的母亲。他显然对女人很有一套。这些女人不单跟他
上床,还跟他去参加革命,去战斗。格罗森狄克的母亲就是如此。她在格罗森狄
克五岁的时候就把他丢在寄养人家里,跟着塔纳罗夫去西班牙打仗去了。华盖运,
桃花运,塔纳罗夫的一生就在这两大命运的主宰下度过。

  格罗森狄克其实没跟他的父母呆多久,五岁多就被放到寄养人家里。不过他
血管里流着他父亲叛逆的血,不安于平静的生活,总是要折腾。有人或许要说,
格罗森狄狄克和他父亲的磨难都是他们自己折腾出来的。确实,性格决定命运。
面对决定命运的大事,不同性格的人的处理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他们的性格
总是使他们在大事面前选择不平凡的路走,或者说总想折腾,所以才会引来这些
磨难。现在有研究表明一些性格受基因影响。或许格罗森狄狄克和他父亲都有这
种“爱折腾的基因”。格罗森狄狄克最后折腾累了,竟然放弃现代文明,搬到山
村里做隐士去了。这算是实现了鲁迅先生诗文的最后两句: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日